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中国水治理体系的战略思考

【出  处】 水利发展研究

【日  期】 2020.12.06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水治理体系 生态环境 节水

【正  文】

 
   引 言:十九届四中全会进一步对国家治理现代化做出战略部署,在此背景下有必要探讨水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治”在中国有着特别的含义,在古文中是一个象形文字,最早的含义就是通过修建水利工程管束洪水,后来延伸为控制管理。中国最早的政治秩序来自于大禹治水,大禹因为治水有功被尊为九州共主;中国历代王朝一直追求的理想就是天下大治、长治久安。由此可见,“治”与国家治理存在内在的联系,中国文明的起源似乎与治水有着密切的关联。实际上,治水是理解中国特色治理体制的一条重要线索。
  PartⅠ 治国必先治水:中国特色体制起源
  中国国家治理体制有其独特性。2014年,历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出版的《政治秩序的起源》第二卷,把强有力的国家、国家对法治的尊崇及全体公民对政府的问责看作是维系现代政治秩序的三个最基本要素:即强国家、法治和民主问责。弗朗西斯?福山指出,从全世界来看中国体制的显著特征是有一个“强国家”,这构成了审视中国国家治理体制的一个出发点。
  为什么中国有一个“强国家”,“强国家”的起源是什么?很多思想家对此进行过研究,产生了内容丰富的中国国家体制起源理论。在众多理论中有一派观点影响很大,那就是卡尔?马克思开创的“治水派”学说,认为亚细亚生产方式需要非常强的政府动员人力修建大型水利工程,后来历史学家卡尔?魏特夫在20世纪50年代进一步提出了“治水社会”的理论,指出在东方社会,由于修建大型水利工程而产生集权的政治体制。“治水派”学说影响甚广,但是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对其质疑很多,例如卡尔?魏特夫的理论,在20世纪80年代在国内受到了广泛批判。弗朗西斯?福山认为灌溉是区域性的事务,不足以解释政治秩序的起源,他认为解释国家的起源,最重要的理由是战争。历史学家黄仁宇则提出了另外的观点,认为黄河洪水直接导致了中国的中央集权的崛起,历史上对防洪的需求远胜于灌溉。
  笔者在十几年前对上述理论做了详细的研究,指出中国古代选择大一统体制,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的需求:一是国防的需要;二是赈灾的需要;三是治水的需要。从三个需求来看,由于国防和赈灾的需要有很大成分也来源于治水的需要,治水对大一统体制的来源能够贡献大半,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中国自古即有“治国必先治水”之说。
  2020年新冠肺炎引发的疫情肆虐全球,中国举国上下共抗疫情,经过努力很快就控制住了疫情,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复学方面的成就令世界瞩目。中国抗疫取得突出成就的重要原因,在于独特的国家体制,这个体制就其本源而言是很擅长赈灾的,统筹协调复杂的治理难题正是中国体制的独特优势。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有13个显著优势,其中包括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和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办大事,实际上这些优势来源于中国独特的国家体制。
  PartⅡ 当代治水变革:成就卓著经验珍贵
  一定程度上来说,中国的体制是为治水而生,中央集权大一统体制最初一定程度上是为水利工程的兴建而生的。古代社会治水主要包括四个方面:防洪,灌溉,漕运,海塘。为实现治水需求,中国自古就有修建大型水利工程的传统,比如,四川都江堰、京杭大运河、广西灵渠、新疆坎儿井等古代水利工程杰作。古代治水主要采取工程手段,以满足基本需求为目的,具有集中性、冲击性、单一性特征。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逐渐从传统治水向现代治水转型。传统的治水需求依然存在,但水问题更加复杂,水需求愈加多元,治水内容亦越来越丰富。水短缺、水污染、水灾害和水生态恶化等问题具有分布式特征,量大面广,治理的难度和复杂性远超古代。比如,生态环境问题和节水问题涉及到每一个社会个体,需要考虑个体多元化需求,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民对水服务和水品质提升的需要日渐强烈,这些都是现代治水的新问题。
  治水的新形势决定了单依靠工程手段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当代治水必须采取综合措施。特别是过去20多年来,中国不断调整体制适应水情,实际是完成从传统治水到现代治水的转型。从传统水治理到现代水治理转型,中国水治理的内容和特征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一过程实际上伴随着中国国家治理体系的转型,即从传统的中央集权大一统体制,转向现代多元一统体制,或者说是新型举国体制,即发挥政府主导作用的同时,积极吸纳社会、市场、技术等因素的力量,以适应复杂的现代社会治理的需求。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治水取得巨大成就,尤其在防洪减灾,农田灌溉,水利发电和水利工程供水能力方面尤为突出。中国古代就有修建水利工程的传统,当代修建了更多的大型水利工程,包括长江三峡、南水北调、黄河小浪底等一批超级工程。中国用占全球6%的水资源和9%的耕地养活了全球近20%的人口,这主要得益于水效率的大幅度提升。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以27%的用水增长,支撑了全国经济总量增加36倍;农业用水量下降12%,粮食产量增加1.2倍;工业用水总量增长1.4倍,产出增加55.3倍。这些成就的取得,得益于中国的独特的治理体制。

[1] [2] [3]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