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垃圾分类一周年 上海模式能否复制全国?

【出  处】 北极星固废网

【日  期】 2020.08.27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固废处理 垃圾分类 生活垃圾 上海

【正  文】

 
   “这是什么垃圾?”这是每位上海居民每天要面对的问题。
2019年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下称《条例》)正式实施,素以时尚之都著称的上海,率先在全国掀起环保“新时尚”。楼道、社区、楼宇……上海的每个神经末梢都调动起来,加入这场垃圾分类大作战。
新潮之下,诞生了许多经典场景:早上,“九九六”要提着垃圾,接受黄马甲阿姨“你是什么垃圾”的灵魂拷问,并在众人的围观下,检视自己过去一天的个人隐私;晚上,劳累一天回到家,女儿唱跳着垃圾分类歌跑来,拿着垃圾分类玩具卡片提问“这是什么垃圾?”有人笑侃,上海人快被垃圾分类逼疯了。但这句话的背后,足以看出上海推动垃圾分类的决心。
转眼已过了一年,上海市垃圾分类初见成效。居民垃圾分类意识培养和基础设施建设已初步完成,四大垃圾达到年度目标值。即便在疫情期间,全市垃圾分类实效保持在优秀水平,各区测评得分均在92分以上。上海市垃圾分类“新时尚”已经转变为“新日常”,也成为2000多万上海人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
达成这一成绩并不容易。在垃圾分类最难的投放环节,学习垃圾分类知识的孩子们成为了家庭宣导员,回家给家长补课;志愿者桶边值守,现场教学;有市民从抱怨、怀疑,到喜闻乐见“门口苍蝇变少了”。如今,垃圾分类已经进入攻坚期,面对基层仍居高不下的监管成本,以及社区物业缺乏执法权的尴尬,上海正试图发展一系列机制创新,巩固现阶段来之不易的成果。
投放环节还只是垃圾分类的冰山一角,如何真正借助垃圾减量和资源再利用,最终减少垃圾填埋,才是垃圾分类的行动的真谛。为了让辛苦分出的湿垃圾堆肥能物尽其用,上海率先推出了业内翘首以盼的行业标准;为了能让缺乏市场激励的低值可回收物走上产业化轨道,开展了与政府签合同的体制创新。
一位业内观察人士对记者表示,在垃圾分类中,需要政府勇于担当有所作为。比如要做好监测功能,判断哪些环节自有产业活力,可以交由市场自然发展;哪些环节属于公共产品,需要政府伸手扶上轨道,这些都考验着政府管理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也是国内很多城市垃圾分类的起步之年。其他城市能否借鉴、又该如何借鉴上海的经验成果,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成绩斐然的上海,却难以让业内直接照搬经验。据记者了解,在垃圾分类推行初期,各街镇在垃圾分类推进初期,花费在垃圾投放点改造、分类收运工具配套、市民入户宣传和志愿者服务的成本,要达到户均500元左右。也许这不是很高的一笔投入,但是能否达到那么高的市民共识、居民区工作能否达到上海精细化管理程度,很多经验是难以照搬照抄的。
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主任曾刚教授告诉记者,上海做好垃圾分类,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水到渠成。全国垃圾分类先期推行城市,需要基于自身禀赋,判断需要投入多大精力、选择何种角度参与垃圾分类,应该因地制宜,而非搞一刀切。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生活垃圾管理处副处长齐玉梅对记者直言,“有钱有有钱的做法,没钱有没钱的做法。”资金投入并非垃圾分类的唯一要求,源头把控才是工作重点。上海垃圾分类的成绩非一蹴而就,而是多年坚持宣传、持续推动的结果。因此,各城市要有打持久战的决心,做好时间长一点、见效慢一点的准备。
从排斥到接纳,家门口苍蝇少多了
“我们也是逐渐接受的。”生活在宝山区的姜女士告诉记者,十几年来,垃圾分类的口号听了很多,但这一次动了真格。最开始,岔路口的垃圾桶没了,需要定时定点提着垃圾多走三五十米时,邻里也多有抱怨,她也有所怀疑,这是否是一阵风吹过算数。
但一年下来后,大家都养成了习惯,现在不用再看冰箱上的垃圾分类表对照分拣。家住二楼的她明显发现了小区的变化:“苍蝇明显少了很多。”集中点的垃圾桶完成早晚的收纳任务后,会有人专门清洗。没有了垃圾桶的楼道门口,不再有异味扑鼻和滋生蚊虫的烦恼。
王女士家住浦东新区,退休后的她作为所在楼道的代表,长期热心小区事务。垃圾分类刚推行的时候,到了明天晚上的投放时间,她都带上袖箍站在桶旁一遍遍地劝导、教学如何处理垃圾,累得口干舌燥时,再喝上一口随身携带的胖大海茶水。如今,小区里的垃圾分类已经走上正轨,她已经不用天天站岗执勤。
“垃圾分类是一项社会治理工作,社会属性大于专业属性。”一位上海绿环市容局的领导对记者如是说。垃圾分类的深入人心需要一个过程,为了有效推行,上海进行了全民动员。
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介绍称,教育部门把垃圾分类内容融入到了课堂教学,不但编知识读本、编情景剧、主题歌,还在中小学的拓展性课程中设置专题课程;此外,针对来自全国的大学生,上海还将垃圾分类教育纳入新生入学教育体系。
“小叔,生蚝壳是干垃圾哟。”五岁的伊伊还在上幼儿园,如今她是家中最尽责的垃圾分类监督员。自去年上海推行垃圾分类后,她学会了边跳唱垃圾分类歌,一度在家里挎着垃圾分类玩具,拿着卡片到处找人答题“这是什么垃圾?”冰箱上贴着垃圾分类通的磁贴,旁边还专放了一个可回收垃圾桶,当客人把可乐罐扔进干垃圾桶时,还会被“指责教育”转扔到这里。

[1] [2] [3] [4]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