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恩格斯“自然报复论”的叙事特征

【出  处】 光明日报

【日  期】 2020.06.15

【作  者】 /

【关键词】 环保宣教 生态文化 恩格斯 自然报复论

【正  文】

 
   今年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导师,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之一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两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马克思给我们留下的最有价值、最具影响力的精神财富,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站在新的时代高度,缅怀经典作家对现代社会问题的探究和思想发展的贡献,对于今天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重要意义。为了深切缅怀恩格斯的伟大人格和历史功绩,重温恩格斯的崇高精神和光辉思想,本刊特开辟《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专栏,欢迎大家不吝惠赐佳作。
  作为认识人与自然关系的重要理论,自然报复论在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思想中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恩格斯以自然报复论为线索,从人与自然的关系入手展开对唯物辩证法的论述,将写作背景、修辞方式、写作意图等巧妙地隐含在文本叙事过程中,为“人类与自然的和解以及人类本身的和解”即“两个和解”等重要思想的提出提供了生动图景。在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之际重温自然报复论,有助于全面理解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思想及其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同时对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有着重要启示作用。
  第一,自然报复论有着清晰的成型线索。青年恩格斯较早地关注到工业生产带来的污染问题,在《伍珀河谷来信》《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描述了河水污浊、空气遍布粉尘等问题,指出与资本增殖欣欣向荣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人类生活环境的每况愈下,工人更像工具而逐渐丧失人的活力。他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中将社会问题的矛头指向了竭泽而渔式的生产活动。沿着这条思路,恩格斯在《论权威》中首次以“报复”为关键词描述了社会生产引发的人与自然关系矛盾:“如果说人靠科学和创造性天才征服了自然力,那么自然力也对人进行报复。”此后他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阐明了自然报复论的经典论述:“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在此基础上,恩格斯在《反杜林论》和《自然辩证法》的写作中已从关系角度串联人与自然,用辩证思维方法将现实问题和深层背景进行抽象提升,通过历史角度展开人类社会与自然的发展过程,系统论述了社会矛盾的深层原因并试图给出变革生产方式的方法论途径。
  第二,自然报复论有着复杂的写作语境。首先,欧洲无产阶级队伍壮大后对系统世界观的需求。在19世纪四五十年代,随着无产阶级革命的进一步深入,普通党员或者被庸俗唯物主义等世界观侵蚀,或者逐渐走向机会主义、冒进主义,致使无产阶级队伍不断丧失战斗力。如何在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内部形成统一的、完整的世界观是马克思恩格斯奋斗一生的缩影,为此马克思恩格斯各有分工,以自然报复论为代表的自然辩证法就很好地解释了人与自然的矛盾问题,并从一个侧面揭示了必须进行“两个和解”的社会主义革命。其次,科技进步的深刻影响。近代自然科学的崛起使自然的神秘面纱被逐渐揭开,科学的威望逐渐超越了宗教神学和哲学理论。至此,马克思主义理论要具备长久有效的影响力,就必须与科学技术进步相统一,即剔除形而上学和唯心主义的自然观,以辩证法认识自然、社会和人自身。最后,人与自然之间冲突的现实反思。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进步,其逐利本性也进一步加剧了人与自然的紧张关系,人对自然的理解速度并没有跟上对自然的改造速度,环境污染、资源浪费、生态破坏等都需要进行反思和审视。
  第三,自然报复论有着明显的写作意图。首先,对自然主义和人类中心主义的清算。对自然的敬畏和“万物有灵”的泛神论发展为地理环境决定社会发展的自然主义思想,这一思想极度强调自然力对人类社会的单方面作用,而“忘记了人也反作用于自然界,改变自然界,为自己创造新的生存条件”。而为了突破自然主义思想的禁锢,人类又走向另一种极端——人类中心主义。人类中心主义强调人对自然界的支配、控制和统治,导致了人类对自然的肆意攫取。对于人与自然的关系,恩格斯作了理性定位。他认为,自然是先在的物质存在物,它为人类提供了物质基础,没有生产对象就不存在生产活动和作为劳动主体的人,“人则通过他所作出的改变来使自然界为自己的目的服务,来支配自然界”,即“能够认识和正确运用自然规律”。只有看清这种辩证关系才能察觉到,现实中自然的步步退缩背后是自然报复的步步紧逼。其次,对庸俗唯物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清算。以庸俗唯物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为代表的旧观念变种或者否定辩证法而最终滑向唯心主义,或者武断地将自然科学嫁接至社会运动。恩格斯指出,辩证法是区别于形而上学的科学理论,要解决自然报复问题,就需要基于辩证法进行自然观变革,同时要警惕僵化地迁移自然科学理论,“把历史的发展和纷繁变化的全部丰富多样的内容一律概括在‘生存斗争’这一干瘪而片面的说法中,是极其幼稚的”。于是,恩格斯认为剖析满目疮痍的自然生态背后的根源,需要转向对阶级斗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等的批判。最后,对形而上学自然观和唯心主义辩证法的清算。费尔巴哈在打破黑格尔哲学神秘主义的同时也抛弃了辩证法,又回到形而上学的窠臼中。在恩格斯看来,形而上学机械的判断、静止的观察和片面的组织形式上的自然,甚至不如古希腊哲人眼中流动的、生成的、变化的自然。马克思恩格斯承认“黑格尔第一次……把整个自然的、历史的和精神的世界描写为一个过程,即把它描写为处在不断运动、变化、转变和发展中”,他们继承了辩证法合理内核并将其改造为唯物主义基底上的方法论工具。

[1] [2]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