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长江大保护中的五个水生态热点问题剖析

【出  处】 生态修复网

【日  期】 2020.05.12

【作  者】 /

【关键词】 新闻资讯 科研信息 水生态修复 三峡工程 长江大保护

【正  文】

 
   水生态修复保护是修复长江生态环境的一项重要工作。开展长江水生态修复首先要识别长江水生态存在的问题。本文对目前讨论和争议比较多的鱼道、江湖关系、三峡水库泥沙淤积和下游冲刷、中小洪水调度、生态调度等五个问题进行了梳理和分析,以期为更好地开展长江水生态修复工作提供思路。
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水生态修复保护是修复长江生态环境的一项重要工作。
鱼道问题
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兴建后, 长江宜昌—重庆段的航运条件得到了极大改善,加之水运成本低廉,该区段航运量骤增。2011年三峡船闸双向运输量已突破1亿吨,至2018年三峡船闸运输量已达1.38亿吨,然而,船舶在三峡船闸待闸平均时间已高达106 小时。为此, 有关部门开始论证在三峡枢纽兴建第二船闸[1],由此,引发了有关长江修建鱼道问题的新一轮争论。
长江修建鱼道问题的第一次争论始于中央批准兴建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结束于1982年调查确定中华鲟鱼在葛洲坝坝下江段形成了新的产卵场和中华鲟研究所人工繁殖中华鲟成功,前后持续了十多年。当时争论的主要问题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救什么鱼。受葛洲坝阻隔和蓄水影响的鱼类主要是中华鲟、鳗鲡、铜鱼、圆口铜鱼、胭脂鱼、白鲟、四大家鱼、鳡、鳊等[2]。最后经专家研究确定“葛洲坝枢纽的救鱼对象,主要就是中华鲟;对于白鲟,在被论证明确为江海回溯鱼类时,也应加以救护;对其他没有受到严重威胁的鱼,没有必要拯救”。二是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专家们对于修建过鱼设施,主要包括鱼道、鱼闸、升鱼机、集运渔船等形式;建筑人工模拟产卵场;进行人工繁殖放流三种方式进行了深入研究, 最后确定了采取以人工增殖放流为主的技术方式保护中华鲟。这场争论最后以如前所述葛洲坝坝下产卵场的发现和人工繁殖中华鲟技术的突破而结束。
本次关于长江修建鱼道问题的争论主要是源于2013—2017年(除2016年外)均未监测到中华鲟自然繁殖,中华鲟的繁殖面临严峻形势, 环保部门、农业部门要求,在修建第二船闸时“补建过鱼设施”。这次争论的问题主要也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修建鱼道对中华鲟保护是否有效。一部分专家认为中华鲟产卵亲鱼的数量少,常在底层活动,在江面宽、流量大、流速高的长江内,很难有机会找到过鱼设施入口。而且,中华鲟成熟亲鱼个体很大,一般长2~3米,重300~400斤,能否顺利进入和通过过鱼设施也很难确定。即使一小部分亲鱼到上游自然产卵,还存在卵、苗能否成活, 幼鱼和亲鱼能否下坝等问题,因而反对修建鱼道。另一部分专家认为上述问题可以通过优化设计和采取其他措施解决,要求修建鱼道。二是不为保护中华鲟是否也需要修建鱼道?一部分专家认为不需要,另一部分专家认为即便没有目标鱼种,为保护水生生物物种、生物多样性和渔业资源也应修建鱼道。
这场争论实际上涉及鱼道建设的基础理论问题:没有目标鱼种,需不需要修建鱼道。没有目标鱼种,鱼道如何设计。这两个问题国内渔业专家也并未达成一致的认识。目前这场争论还在持续,有关研究和论证工作正在加紧进行。
江湖关系问题
洞庭湖和鄱阳湖(以下简称“两湖”)在长江乃至全球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等方面具有重要地位和独立价值,因此我们认为江湖关系(即长江与两湖的关系)是长江大保护中最重要的关系之一,而且随着生态文明观的推广,这种关系的重要性会越来越凸显。江湖关系主要包括水量、能量、泥沙、污染物质在江湖间的交换和水生生物在江湖间的游动等[3]。
江西省希望在鄱阳湖建闸解决秋冬季节干枯问题,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并将项目列入了“十三五”规划, 但在评审阶段受到了何平教授等生态学家的强烈批评,没能通过评审,这一事件也使江湖关系问题成了长江大保护的一个热点问题。
尽管长江上游梯级水库的运行对两湖的影响机理不一致,但从表面上看似乎导致了相同的结果,两湖入湖总的水沙量减少,洪水期拦洪削峰,三峡水库蓄水导致两湖枯水期提前至9—10月,冬春季节两湖水位提升。这种影响对两湖来说应该是有利有弊。入库泥沙量减少,有利于延长两湖的使用寿命;洪水期拦洪削峰, 有利于减少两湖防洪压力;冬春季节水位抬升,有利于两湖地区人民的生产生活。而枯水期提前,湖面缩小, 影响鱼类、鸟类生存,是其不利的一面。
需要指出的是两湖汛后伏秋季节干枯,个别年份出现极枯情景,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两湖由于洞庭四水(湘江、资江、沅水、澧水)和鄱阳七河(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昌江、乐安江)众多水库的层层拦截,入湖水量大幅减少。以鄱阳湖为例,2006—2016年9—11 月平均水量与1990—2002年比较, 七河入湖总水量逐月分别减少23亿米3、16亿米3和-2亿米3(占比分别减少28.2%、28.5%、-3.5%)[4]。二是两湖采砂导致入江水道河槽降低。据江西省鄱阳湖建设办公室提供的资料,仅2000—2001年湖区登记采砂量就达5.18亿吨[8]。实测资料表明,鄱阳湖大量采砂导致都昌以下入江水道河槽最低高程在1998—2010年降低了2.15~10.57米[5-6]。2010年以后一些断面还在降低[7]。

[1] [2] [3] [4]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