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土壤修复法律机制探析

【出  处】 北极星环境修复网

【日  期】 2019.09.05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土壤污染修复 建设用地土壤 土壤污染状况

【正  文】

 
   中国土壤污染形势严峻。《土壤污染防治法》专设“风险管控与修复”一章,是该法的最大亮点,系统性地对农用地和建设用地土壤修复做出了规定。但由于行政监管、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环境公益诉讼三大机制在土壤修复领域存在职权交叉重叠,顺位不明等问题。应明确“土壤修复”法律性质的基础上,完善顺位机制。
目前,土壤污染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工矿企业的废水、废渣、废气等排放;农业生产中的化肥、农药过度使用、畜禽粪便、农膜残留物等固体废物遗留;还有生活垃圾未有效处理排放等等。与水、空气污染的后果立现和直观性不同,土壤污染有隐蔽性、滞后性和长期性的特点。污染物质进入土壤后,一般留存在土壤中,释放和破坏的过程不仅漫长,而且污染的后果一般不易被直接察觉,需要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取样化验、分析才能得出。根据《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中国的土壤污染占比16.1%,其中耕地污染又占比19.4%,中国土壤污染形势严峻。
1.我国土壤污染修复立法现状
土壤污染修复相关的规定散见于各土壤污染防治法律中。于2019年1月1日施行的《土壤污染防治法》专设风险管控和修复一章。该章对农用地和建设用地的修复做出了系统性的规定,生态环境部门或相关土壤污染防治行政机关可通过行政执法对污染责任人或土地使用权人未按照规定实施修复的,可委托第三方代为履行,由污染责任人或土地使用权人承担相关费用。同时,第九十七条规定,土壤污染造成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损害的,有关机关和组织可以依照相关法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生态修复作为侵权责任的一种承担方式其直接依据来源于最高人民法院2015年颁布的《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环境公益诉讼司法解释》)、《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两司法解释,原告或者被侵权人要求恢复原状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修复生态环境”。有学者认为:最高人民法学两司法解释中关于“生态修复的规定”仅是对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中“恢复原状”的扩充性解释,并非创设新的责任方式。
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针对因污染环境、破坏生态严重损害土壤、地下水等环境要素时由“赔偿权利人”运用“磋商”“民事诉讼”使污染者修复生态环境或赔偿修复费用。
2.现存的土壤污染修复法律机制实践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现存的土壤污染修复法律机制存在的问题:
一是诉讼“代履行”与行政执法“代履行”关系混乱,顺位不明;《土壤污染防治法》95条规定的有关机关和组织可对污染土壤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当然包括了未按规定进行土壤修复的行为,若同一行为由符合条件的社会组织或检察机关提起环境公益诉讼,判决由污染责任人进行生态修复后进入执行程序,同时行政机关依据其行政职权,对该未按规定进行生态修复的行为进行行政处罚,并委托第三方“代履行”生态修复,由责任人承担生态修复的费用。由于两种措施分属于民事责任与行政责任,依据传统法理,两者并行不悖。可不同的实施方案和程序孰先孰后,若修复方案不一致,依据何种顺位标准不清。
二是土壤修复与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关系不清;中国中央、国务院出台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明确规定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适用范围、追责机制、责任主体、赔偿范围,涵盖了土壤、地下水等环境要素受到因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导致的严重侵害时,由赔偿权利人(省级、市地级政府可指定相关部门具体负责)根据生态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报告与赔偿义务人进行先行磋商,磋商未果可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生态环境损害赔偿。
虽从名称、主体、程序、机制来看,两制度存在明显差异。但从具体内容以及制度的根本目的来看,土壤修复与土壤领域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具有一致性。同一行为究竟应按照《改革方案》由赔偿权利人用先行磋商后诉讼的方式追究赔偿义务人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还是由环境公组织或检察院通过环境公益诉讼追究污染责任人的生态修复责任或由相关行政机关通过行政“代履行”的方式,责令相对人承担相应的土壤污染修复费用。
三是通过环境公益诉讼之行的土壤污染修复缺乏环境行政机关的监督和验收,修复效果难以到达。《环境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的规定,判令被告承担生态环境修复义务的模式有四种:直接判令被告实施环境修复行为;判令被告限期内实施环境修复行为,同时判令其未修复时应承担的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直接判令被告承担环境修复费用;若环境无法修复,允许进行替代性修复,如采取异地修复行为、委托第三方治理机构修复等。生态修复方案和生态修复费用的确定多依据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结论。相关判决书中对于生态修复行为的表述较为简单,有些依据鉴定机构出具生态修复方案,有的要求将土壤某一重金属指标恢复至某标准,也有部分判决强调修复效果需经相关生态环境主管部门验收至合格。多数判决仅考虑到环境要素的单一性,未将生态系统作为一个整体看待,某一指标的恢复,并不代表生态服务功能的恢复。

[1] [2]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