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北极融冰对地球的影响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出  处】 新浪科技

【日  期】 2019.06.28

【作  者】 /

【关键词】 新闻资讯 科研信息 北极融冰 永久冻土层 森林储存碳量 二氧化碳

【正  文】

 
   据国外媒体报道,北极融冰对地球的影响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2012年,苏?纳塔利(Sue Natali)首次来到了西伯利亚的杜瓦尼亚尔(Duvanny Yar)。
  作为一名研究气候变化导致永久冻土层融化造成的影响的博士后研究员,她此前曾多次看过这个地方的照片。杜瓦尼亚尔冻土层的迅速融化导致了一次大规模地陷,就像在西伯利亚冻原的正中央挖出了一个巨大的落水洞。但当她亲眼看到这一幕时,所见之景还是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那景象实在太惊人了。”纳塔利这样回忆道,如今她是马萨诸塞州伍兹霍尔研究所的一名副研究员,“至今我回想起那一幕,还是会忍不住打冷战……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次地陷的规模之大,倒塌的峭壁大得像楼房一样……你从旁边走过时,可以看到一些‘木头’从永久冻土层里戳出来,但那些其实不是木头,而是猛犸象和其它更新世动物的遗骨。”
  纳塔利所描述的都是实情实景,是北极迅速变暖造成的巨大影响。永久冻土层的地面和土壤本该保持永久冰冻状态,如今却在不断融化,其中隐藏的“奥秘”也不断揭露出来。除了露出更新世的生物化石外,还释放出了大量碳化合物、甲烷、汞和古代疾病。
  永久冻土层中富含有机质,所含的碳估计多达15000亿吨。“这相当于大气中碳的2倍、全世界所有森林储存碳量的3倍。”纳塔利指出。她解释道,30%至70%的永久冻土层可能会在2100年前融化,具体速度取决于它们面对气候变化的反应。“假如我们继续按当前速度燃烧化石燃料,这个数字就是70%;而如果我们能大幅减少化石燃料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就会是30%……在融化的这30%至70%的永久冻土层中,有机物中的碳会被微生物分解、作为燃料或能量,然后以二氧化碳或甲烷的形式释放出来。”
  在解冻的碳中,约有10%可能会以二氧化碳的形式释放,相当于1300-1500亿吨。这相当于按当前排放量计算、美国到2100年之前的年排放量总和。融化的永久冻土层相当于凭空产生了一个排放量居世界第二的国家,而且这个因素并未被目前的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考虑在内。“有一个概念叫‘碳炸弹’,”纳塔利表示,“在地质学的时间尺度上,这些碳并不是缓慢释放出来的,而是大量被封存起来、并未被人类考虑在内的碳。”
  2018至2019年的这个冬天,北半球的头条新闻被“极地涡旋”占了大半,因为北美洲的气温下降得异乎寻常。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2019年1月的最低温竟达到了零下29摄氏度,几乎比1936年创下的最低温记录还低了一倍。但在遥远的北方,情况则完全相反。同样是在2019年1月,北极海冰平均面积只有1356万平方公里,比1981至2010年间的平均值少了近86万平方公里,仅比2018年1月创下的最低记录多了一点点而已。
  北极点在11月的温度应为零下25度。但在去年11月,北极点的温度竟创下了零上1.2摄氏度的记录。北极变暖的速度比世界其它地区快一倍(部分原因是被反射的阳光变少了)。
  “融化的冻土层正在大幅增加。”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北极研究项目经理、对北极环境的年度研究《北极报告卡》(Arctic Report Card)编辑艾米丽?奥斯本(Emily Osborne)证实道。她指出,作为气温升高的直接结果,永久冻土层正在融化,“地形也因此变得支离破碎,变化发生得太快,且发生的方式令研究人员们始料未及。”
  2017年度《北极报告卡》的标题说得很不客气:“北极未显示出任何恢复为稳定冰冻区域的迹象。”由挪威斯瓦尔巴大学中心教授与副院长汉妮?克里斯蒂安森(Hanne Christiansen)担任共同作者的一篇论文在地下20米深处对永久冻土层的温度展开研究(这个深度已经足够深了,不会受到短期气候变化的影响),结果发现自2000年以来、这里的温度已经上升了0.7摄氏度。克里斯蒂安森还担任国际永久冻土层协会的主席,她表示:“永久冻土层内部的温度上升的速度较快……接下来,原本永久冻结在内的东西就会被释放出来。”2016年,斯瓦尔巴秋季的气温始终维持在零度以上。“根据我们的记录,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在1898年。”克里斯蒂安森指出,“接着又下了许多场雨,但这里一般只会下雪、而不是下雨……有些地方发生了泥石流……我们不得不疏散部分居民。”
  北美永久冻土层的变化也同样令人警惕。“在阿拉斯加的北极圈里,有些地方就像瑞士奶酪一样千疮百孔,那都是由地陷形成的地面和湖泊。”纳塔利介绍道。如今她的实地考察地点已经从西伯利亚转移到了阿拉斯加。“之前靠近地表的水如今变成了湖泊。”这些湖泊中有许多都冒着甲烷形成的气泡,因为水中的微生物们突然接触到了丰富的远古有机物,便会在饕餮的过程中释放出副产物甲烷。“我们经常从湖里直接走过去,因为这些湖都非常浅,在有些地方就像泡热水澡一样,水里的气泡实在太多了。”

[1] [2]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