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治污6年中国空气好了吗?专家:PM2.5浓度下降非常显著

【出  处】 中国科学报

【日  期】 2019.06.04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大气污染防治 空气污染 空气质量

【正  文】

 
   今年的世界环境日全球主场活动由中国主办,聚焦“空气污染”。近年来,我国积极面对空气污染问题,在应对空气污染方面表现出了坚定的决心,采取了切实的措施,而且在推动自身空气质量持续改善的同时,也致力于帮助其他国家加强行动力度。
与此同时,卡托维兹气候大会后的全球气候治理,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目标对绿色转型的诉求,也是当前学界和政府共同关注的焦点。
为此,本报特推出专题报道,以飨读者。
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今年的主题聚焦“空气污染”。
从被称为中国过去6年来影响力最大的环境政策《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即“大气十条”),到即将于今年“收官”的《大气重污染成因与治理攻关项目》(“总理攻关专项”),再到去年发布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中国在大气污染防治这件事上“搞了不少大动作”。
然而,6年过去,中国的空气变好了吗?为此,《中国科学报》采访了相关专家。
“好天”多了 臭氧“抬头”
总体上,我国空气质量状况自2013年以来持续好转,尤其是PM2.5浓度下降非常显著。这是受访专家一致的答案。
这个答案可从数据上得到证实。据生态环境部数据,与2013年相比,2018年全国首批实施新空气质量标准的74个城市PM2.5平均浓度下降41.7%;2018年338个城市平均优良天数比例为79.3%,PM2.5未达标的262个城市平均浓度为43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0.4%。
全国重污染天气的发生频次、影响范围、污染程度都有了大幅度降低。
“全国大部分地区空气质量好转的速度都超出了预期,这在全世界大气污染治理史上前所未有。”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郝吉明告诉《中国科学报》。
“排放到大气中的主要污染物为6种,是清楚的。”郝吉明表示,目前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基本达标。不过,全国仍有大约70%的城市PM2.5、PM10不达标。“我国PM2.5标准尚处在世界卫生组织标准的第一过渡阶段(35微克/立方米),第三阶段需要达到15微克/立方米,所以达标之路还很长,控制工作要打‘持久战’。”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我国臭氧不达标的比例天数有所“抬头”。全国338个地级以上城市臭氧日同比增长了1.3%,但没有严重污染,总体上达到了国家空气质量标准。
专家指出,臭氧主要是大量排放的氮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物(VOC)在高温强光照天气下形成的二次污染物。伴随着PM2.5浓度的降低,大气反应活性物质的吸附量减少,致使大气氧化性增加,加速了上述两种物质转化成臭氧。我国臭氧的空气质量标准是160微克/立方米,接近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值(100微克/立方米)与发达国家的标准。
“臭氧的标准相对更严格,且其前提物氮氧化物和VOC较难控制。”郝吉明认为,当前,我国空气质量管理进入了PM2.5和臭氧协同防治的深水区。
此外,二氧化氮与二氧化硫也尚未达标,它们在大气中进行二次转化并造成进一步污染。
事实基本清楚 关键在措施
“大气污染的成因、主要污染物转化后的二次产物、主要行业的污染源,以及气象条件与空气质量的因果关系、污染排放与空气质量的响应关系等事实是基本清楚的。”郝吉明表示,但事物总是处在不断的变化中,科学认识也是永无止境的。
中国气象局环境气象中心高级工程师桂海林表示,大气污染通常是在不利气象条件下,叠加人类工业向大气的高强度污染物排放所造成。
污染排放是内因,气象条件是外因。“中国庞大的工业体系排放了太多的污染物,不仅排放量大,而且单位平方公里平均排放强度大,超过环境承载量,这是一个基本共识。”郝吉明指出,就PM2.5形成机理而言,有些稳定,有些易受气象因素影响发生二次转化,比如二氧化硫会转化为颗粒物硫酸盐、氮氧化物变成硝酸盐、VOC形成二次有机气溶胶(SOA)等。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孙扬告诉《中国科学报》,简言之,我国区域性的雾霾污染来源归因于能源结构、产业结构及能源利用方式不合理。我国受自然条件和技术水平限制,以非清洁能源及其利用为主;受发展阶段限制,高污染产业较多。
从气象角度看,城市与区域尺度上的污染状况有此共性,但具体到每个城市各有差异。孙扬说,城市自身的产业集聚特点形成了叠加的中小尺度污染,更小尺度的生产、生活分散性排放又再次混合形成小微尺度污染。而全球变暖加快大气化学氧化反应,加剧了污染。
受访专家一致认为,近年来,我国空气质量的改善,“人的努力”占很大比例。孙扬指出,气象条件波动变化,但空气质量总体趋于好转,说明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力度空前、效果显著。
基于科学认知,目前的源排放清单和气象预报基本准确,所形成的最终污染预测结果也基本准确,但也有不清楚的地方。郝吉明表示,例如污染特征不断变化,每个电厂污染物排放随操作工艺变化,不同地区燃煤情况各不相同,甚至每辆车的运行强度、车况等都影响着污染物的排放。清楚每一个污染源的数据需要花很大力气,“总体上有一个大数据,但排放每时都不一样,总是处于一个波动的水平”。

[1] [2]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