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书评:水坝与世界大河之殇

【出  处】 英国《金融时报》

【日  期】 2019.02.22

【作  者】 /

【关键词】 环保宣教 书籍推介 生态文化 书评 河流生态危机 水坝 世界大河

【正  文】

 
 《湄公河最后的岁月》一书指出,河流生态危机的罪魁并非工业污染或者化石燃料生产,而是用于水力发电的大坝。
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将听闻更多关于河流的消息。在人类世(Anthropocene),我们的文明赖以建立且至今赖以生存的河流几乎全都面临威胁,从尼罗河(Nile)、幼发拉底河(Euphrates)、恒河(Ganges),到长江(Yangtze)和墨累-达令河(Murray-Darling),皆是如此。
在布莱恩?艾勒(Brian Eyler)为悼念东南亚最重要的河流而撰写的《湄公河最后的岁月》(Last Days of the Mighty Mekong)一书中,罪魁祸首并不是造成气候变化和青藏高原冰川融化的工业污染或是化石燃料生产,而是中国和老挝修建的水力发电大坝。
   作为华盛顿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东南亚项目负责人,艾勒总结说,从生态和商业的角度看,水力发电正迅速成为一种“过时的技术”。
艾勒沿着湄公河(Mekong)漫游,接触了一些住在河边、以河为生的人,他的见闻清楚地表明,这些水坝干扰了鱼类的大规模迁徙,而这些鱼类为柬埔寨人提供
了他们所需的大部分蛋白质。过去5000年里,柬埔寨的洞里萨湖(Tonle Sap lake)一直由湄公河的一条可以逆转流向的支流滋养,随着湄公河干流因季节性季
风气候涨落,这条支流也随之改变流向。洞里萨湖每年生产50万吨鱼,超过北美洲所有湖泊和河流的总量。
如果我们能再次得见像2005年泰国渔民捕获的湄公河巨型鲶鱼那样的鱼,我们就很走运了。那条巨型鲶鱼长2.7米,重293公斤,是有记录以来最大的淡水鱼。
为了自己的目的,中国毫不犹豫地开发了发源于西藏的亚洲大河上游。目前,中国已经在湄公河上游建造了10座水坝,还有9座将在2030年前完工。老挝计划在
湄公河干流上修建9座水坝,在其支流上修建130座水坝,以推进该国电力出口,力图成为“亚洲的电池”。
人类对水坝的痴迷由来已久,起初是为了灌溉,后来是为了电力。《不羁的水域》(Unruly Waters)一书中,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南亚问题研究教授
苏尼尔•阿姆里斯(Sunil Amrith)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了这一两难困境,细致地研究了殖民时期和后殖民时期人类为了自身利益去掌控该地区河流的尝试。印度独
立后的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称水坝为“印度的新寺庙”。
东南亚、中国或印度的基础设施投资是它们日益繁荣的基础,很少有人会对此感到不满。阿姆里斯表示,自1947年印度独立以来,该国已经建造了3500座大型
水坝,而中国修建了2.2万座大型水坝。艾勒承认,在东南亚的湄公河地区,“普通的民众从未像今天这样健康、受教育程度高,或者相对富裕”。
然而,我们现在才开始意识到,水坝对河流及其对水循环和土壤肥力的作用有着可怕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富裕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不愿修建新的大型水坝
(修建水力发电设施的最佳地点已被占用也是事实)。
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世界人口的需求,过度汲取水资源用于农业灌溉,导致亚洲成千上万条河流干涸。而水坝墙后的泥沙淤积以及海平面上升,则使恒河、印
度河(Indus)和湄公河等肥沃的河流三角洲面临侵蚀、沉积和海水倒灌等威胁。
一个值得进一步研究的当代问题是,在河流上游修建水坝的上游国家与依赖这条河的下游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在亚洲,中国往往就是所谓的上游国家,因
为中国掌控着西藏。艾勒在中国昆明生活了多年,他引用了许多批评中国水资源政策的发言和相关学术研究,但令人失望的是,在这本大部分都是奇闻轶事的
书中,他不愿详细分析这些政策,也不愿就中国真正想做什么得出结论。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