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北京的大气治理经验凭什么得到联合国的推荐?

【出  处】 北京日报

【日  期】 2019.04.07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大气污染治理 空气质量 北京

【正  文】

 
   在今年3月9日,联合国环境署发布了《北京二十年大气污染治理历程与展望》评估报告,环境署表示:“在2013年至2017年的短短五年间,北京空气中的细颗粒物(PM2.5)年均浓度下降了约35.6%,京津冀地区的PM2.5浓度下降了39.6%。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或地区做到了这一点。”
在2013年至2017年的短短五年间,北京空气中的细颗粒物(PM2.5)年均浓度下降了约35.6%,京津冀地区的PM2.5浓度下降了39.6%。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或地区做到了这一点。”在今年3月9日在肯尼亚举行的环境“科学-政策-商业”论坛上,联合国环境署发布了《北京二十年大气污染治理历程与展望》评估报告。
联合国环境署代理执行主任乔伊斯?姆苏亚充分肯定了北京改善空气质量的显著成果,她直言:“这不是偶然发生的,这是投入了大量的时间、资源和政治意愿的结果。了解北京的大气污染治理故事对于任何一个想要实现类似成就的国家、地区或城市都会有所帮助。可以说,北京的治理经验在很多情境下都能适用。”
这份报告由联合国环境署主导,聘请国际和中国专家团队历时两年完成。报告指出,1998年至2017年这20年间,北京市分阶段持续实施有力的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措施,全市的污染物排放强度逐年下降,空气质量明显改善,二氧化硫(SO2)、二氧化氮(NO2)和可吸入颗粒物(PM10)年均浓度较1998年分别下降了93%、38%和55%。而在这20年里,北京的地区生产总值(GDP)增长了10.8倍,机动车保有量增长了3倍,人口数量和能源消耗均增长了80%。
北京市空气质量的改善值得自豪!而北京市在大气环境质量改善方面所做的努力,也为全球其它城市,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城市提供了值得借鉴的“北京经验”。
二氧化硫个位数浓度的背后
空气里透着的那股煤味儿,曾经是不少人对北京冬天的印象。
的确,20多年前一到冬天,北京所有供暖的炉子就烧起来了,烧煤产生的二氧化硫浓度,最高的时候能超过120微克/立方米。煤炭燃烧长期以来是北京市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
从1998年起,北京市已经开始实施控制大气污染紧急措施,燃煤治理是当时的重中之重。当年的北京,燃煤总量达到2800万吨。
那时,中小锅炉“遍地开花”,很多厂家从治理燃煤上瞄到了商机,纷纷声称有一种连外国人都做不到的湿法除尘技术,可以帮助锅炉脱硫,从而降低二氧化硫浓度。
为了验证这项技术是否有效,当时的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委托了几家科研院所共同承担这项任务。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等专家根据国内外资料设置了一个标准程序去做检测,得出的结论是:该技术的脱硫效果,只能达到厂家所声称的三分之一,想要以此降低二氧化硫的浓度,是不可靠的!
那怎么办?贺克斌等专家最终建议,北京要想从根本上治理二氧化硫,必须调低硫煤,就是要使用含硫量低于0.5%的煤。
低硫煤很快用上了,但第一年就出现问题。看低硫煤是否有效果,其实很简单,天上的浓度就能说明一切,但当时的收效可以说极其微小。环保部门立即从监管上查找原因,发现了一批燃料公司“耍心眼”,0.5%的低硫煤就只有外面那一层,里面的煤含硫量还是高于1%。
环保部门开始在进京路口严查,凡是拉进京的煤,没达标的全部返回,从哪儿拉来的自个儿拉回哪儿去。监管很给力,再加上燃煤清洁能源改造等工程的实施,没过几年,北京二氧化硫的年均浓度就达标了,2004年已经下降到了55微克/立方米(标准是60微克/立方米)。
从2013年开始,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开启新时代,PM2.5成为了衡量空气质量的重要指标。北京市发布了《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其中,压减燃煤仍是大气治理的重要举措。因为烧煤产生的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等污染物,都是生成PM2.5的前体物。
五年来,通过煤改电、煤改气、清煤降氮等一系列措施,北京市的燃煤总量从2300万吨下降至600万吨以内。也就是说,5年减了1700万吨燃煤,压减的燃煤如果以1米的厚度堆放,足足可以堆满3175个足球场;如果用载重30吨的卡车运送,需要56.7万辆车,头尾相连可以绕六环路40圈,可以从北京排到云南腾冲一个来回。
2017年底,城六区和南部平原地区基本实现无煤化,北京集中供热清洁能源取暖比例达97%以上,居民取暖和生活“煤改电”、“煤改气”大规模推进,小型燃煤锅炉基本淘汰完毕。
“煤改电”背后则是电网增容、导线铺设等大量工作。据统计,本市在这5年的“煤改电”中,导线铺设就达7.98万公里,架了33.41万根电线杆,忙碌时节全市有4万人同时施工。
在过去20年间,北京市不断推进末端治理技术升级和能源结构调整,从燃煤电厂、锅炉和民用散煤三方面入手,同时加强对源头和末端的治理管控,取得了显著成效。如今,二氧化硫的年均浓度已经稳定在个位数。

[1] [2] [3]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