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躲避猛兽,让我们进化为爱因斯坦?

【出  处】 金羊网

【日  期】 2019.02.25

【作  者】 /

【关键词】 环保宣教 书籍推介 生态文化 野生动物保护 狩猎 暴力杀戮

【正  文】

 
   美国野生动物保护领域资深专家、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副教授唐娜?哈特,与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人类体格学和环境学教授罗伯特?W?苏斯曼合著的《被狩猎的人类:灵长类、捕食者和人类的演化》(启真馆文化?浙江大学出版社)一书,强有力地挑战了学界此前有关从人属、南方古猿到智人等进化各代皆为狩猎者,狩猎带来了人类进化结果的观点。
  狩猎意味着暴力杀戮其它动物,乃至于同类。古生物学、古人类学、考古学这些学科,通常被认为没有或较少受到种族观念的污染,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将人属、南方古猿到智人不同进化阶段的“人的祖先”都定义为狩猎者,甚至食人族,就说明暴力甚至自相残杀是人的生物本性——如果是这样,大航海时代以来,欧洲殖民者在其他几个大洲所实施的残酷杀戮,确实很大程度上就是祖先生物性的传延体现。
  《被狩猎的人类》这本书根据最近100多年来在世界各地获得的考古化石证据,以及现存的灵长类动物的野生状态考证指出,原始人类至少在掌握生火的技术、方法之前,曾长期被动的成为猛禽、大型猫科动物、熊、鳄鱼、鲨鱼的猎物。多组在南非等地发现的原始人化石头骨上,分别有不同大型动物侵袭所造成的穿刺、撕扯等暴力创伤的痕迹,施害者分别是豹子、巨鹰、剑齿虎等。
  书作者指出,曾经长期流行的有关原始人类通过狩猎实现不断进化,“精于制造武器并进行捕猎”的说法,不仅其核心证据被证明是伪造的,而且在火的使用方法被掌握前,原始人类狩猎其实也毫无意义,因为当时的原始人类并没有消化动物肉类的牙齿和消化道。
  原始人类在不同进化阶段,都很难避免猛禽猛兽的侵袭。事实上,在今天的非洲、澳大利亚的一些区域,灵长类动物也依然是猛禽猛兽的食物首选。书作者认为,因为侵袭者的存在,原始人类被迫增强适应性。一个有效的方法是,增加体形。科学家的观测发现,当灵长类动物的体长、体重增加后,至少中等规模的猛禽和小型规模的猛兽就不那么容易将之作为捕获就食的对象;也可以通过虚张声势等方法,威慑那些“不那么饿”的大型猛兽猛禽。
  第二个有效方法是,原始人类学会了群体化生存,“更多眼睛、耳朵和鼻子意味着你没有看到、没有听到或者没有嗅到的捕食者潜行过来吃掉你的风险大大降低。并且,更多的牙齿和手可以击退那些来袭的捕食者”。原始人类的群体开始分化出专门负责扫视预警的岗位。书中援引美国康奈尔大学学者尼古拉斯?尼卡斯特罗的观点指出,人类对于开阔远景有着偏好,其实这是从原始人类的世代就形成的,因为登高望远可以更早地发现猛兽猛禽的迹象。
  有着专门的预警者,原始人类群体又逐渐分化出更多的角色分工,比如牵制、迷惑捕食者,还会布置陷阱、路障。在今天,狒狒等灵长类动物也会这种技巧,当美洲豹来袭时,狒狒们会快速四散,有时这会导致犹豫不决的美洲豹最终没能捕获哪怕一只狒狒。
  这本书指出,长期以来,原始人类为了规避捕食者所进行的各种努力,开始促成他们(她们或它们)开始增强直着站立、行走和奔跑的技能,让自己的双手变得更为强壮,并借助无意获得以及后来有意制造的工具来增强防御能力。再后来,原始人类开始努力让预警声音变得更加多样、精确,正如许多人类学家所指出的那样,这刺激了人的语言能力的发展。为了传递应对猛兽猛禽等侵袭者的经验,以及日益复杂的语言的能力,原始人类的大脑的复杂性在不断增加,这最终使得“我们的祖先”开启了“通往爱因斯坦的道路”。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