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污水种出来的番茄和香蕉可以吃吗?

【出  处】 奥尼卡水处理创新中心

【日  期】 2019.03.26

【作  者】 /

【关键词】 新闻资讯 科研信息 环境治理 污水回用 废水灌溉 污水厂

【正  文】

 
   我在奥尼卡水处理公司工作。我们建的污水厂运用多样化的生物处理工艺,结合植物天然根系的强化作用,创造出一个高效的净化系统——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处理污水。在我们打造过的一座又一座再生水花园里,我选用过各种各样的植物,其中很难避免会有些植物长出可食用的叶子、开出鲜艳的花朵,甚至是结出可口的果实。有人会问我:是不是可以因此有针对性地种一些有用的东西呢?
面对这样的提问,我反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用污水来种植可食用的植物是否符合法规?
我查阅了世界各地的一些相关法规,它们似乎都大同小异,其中一条共同的底线是:不允许使用未经处理的废水灌溉作物。然而,经过处理的污水可以回用,但其使用也是有限制的,譬如说在匈牙利,政府有以下明文规定(No. 50/2001):
8.§(1) 未经处理的污水、原废水污泥、未经处理的城市液态废物不可能用于农业。
9.§(1)禁止在生长年以及前一年对生长的块根作物以及接触土壤的果实使用污水和污泥。
9.§(2)除生育期外,可在低树干果园和浆果种植园使用经处理的污水。传统的长树干果园可以在收割前的6周使用经处理的废水来灌溉植物。
9.§(3)对于作物田,经处理的污水或污泥只能在收割期和播种期之间使用。
我们的植物一直暴露在污水里,根据匈牙利的法规,是不允许用于消费的。
那么换个角度来看,如果有人非要尝一口,会有害吗?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但值得去探究。我们这些常年跟污水打交道的人,大多知道西红柿的籽是不能消化的。它们很顽固,它们首先会排出我们的身体,然后进入污水厂。因为足够小,因此他们能穿过格栅,最后往往附着到我们生物模块的污泥里。接着它们发芽,并长成完整的植株,有时还能达到开花的年龄,更甚者可能就在反应器的空间里长出果实。这都是我们运行人员亲眼看过的。
我也看过这些运行人员中午吃饭的时候吃起了番茄,但我明明记得他们早上上班带来的午餐盒里没有一个番茄……然而,他们如今都活得好好的,这也许跟(我们)普通的期望相反。
实不相瞒,我们设计运行的FCR食物链反应器上种出的小果野芭蕉长出的小香蕉真的非常非常好吃(嗯,这事情就只有你和我知道,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用污水灌溉的植物为何会有害?
污水厂会对污水进行连续曝气,曝气会产生气泡。这些气泡会产生很细小的气溶胶,它们对厂里的工作人员来说没有威胁。但它们会在植物表面积聚,然后形成一层很薄的东西。也许用力冲刷可以彻底清除它,或许不能:但我的建议是,最好不要尝试。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现在将长在这种环境里的香蕉的皮剥掉呢?它里边应该是干净的吧?
这里我要告诉各位一个坏消息:即使经过洗涤,生菜叶依然有O157∶H7型的大肠杆菌(E.coli)的残留污染。后者是一种人类肠杆菌,可导致腹泻,这说明用受污染的水喷洒蔬菜可能导致病原体内化到植物的某些组织部位中。这是文献依据的,大家可以参考Solomon等人于2002年在《应用环境微生物》期刊上发表的文章:
Transmission of Escherichia coli O157:H7 from Contaminated Manure and Irrigation Water to Lettuce Plant Tissue and Its Subsequent Internalization
原文链接: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26537/
一些新兴污染物,诸如止痛药、农药或激素等,如今成为污水研究的热门话题。目前它们的危害性还不太明朗,有些研究显示,植物的代谢活动可以使它们失活,例如发表在SCI期刊Chemosphere上的这篇文章:
Emerging pollutants and plants--Metabolic activation of diclofenac by peroxidases.
原文链接: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6741549
说了那么多,最后我总结几句:最好还是不要(偷)吃污水处理厂的植物(或果实),就让它们安静地留在污水厂就好了。或者......有一个例外——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任何关于基于废水生长的大麻雌性花序组成的污染物的分析研究。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