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农村煤改气 村民却用不起

【出  处】 中国能源报

【日  期】 2019.02.20

【作  者】 /

【关键词】 新闻资讯 科研信息 北京 农村煤改气 采暖季 经济包袱

【正  文】

 
  “可真是够贵的”“舍不得烧”,这是记者近日在北京周边走访煤改气问题时,听到村民们议论最多的话题。农村煤改气作为一项重大的惠民工程、环保工程,本意是给农民送去清洁和温暖,可“温暖”背后却是沉重的经济包袱。
  根据相关政策,自2012年至2013年采暖季开始,北京市财政对天然气自采暖用户每个采暖季用气820立方米以内的气量给予补贴,补贴标准为0.38元/立方米。2018年7月北京市居民用管道天然气销售价格上调0.35元/立方米后,补贴标准也相应上调0.35元,达到0.73元。此外,针对农村煤改气地区,北京市各区县也都会根据情况另外制定补助政策。但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用气太贵”仍是农村煤改气后村民的第一感受,有的农村地区天然气采暖费用甚至比周边城市还高。
  “不怕烧钱就暖和”
  “方便倒是方便,开关一开就不用管了,冷了自己也可以提前烧,家里有小孙子,温度调高点,屋里很暖和的。但90平米的房子一天要走十几个字,一年至少得4000多块钱,实在是贵。”家住北京市门头沟区龙泉镇东辛房村华怡家园的郑阿姨告诉记者。
  华怡家园由四栋连体楼房组成,与城市小区无异,用气费用虽高,但尚能保证较好的舒适度,住在农村平房的村民就没这么幸运了。
  “一冬天4个月估计得1万块钱左右!花这么多钱不说,有的屋子还不热乎!”在北京市大兴区大生庄村,一位关姓阿姨带记者走进她孩子的卧室,她指着墙角的电暖器说,“孩子晚上睡觉还得开这个。”她又带记者进入自己卧室,掀开床垫说:“瞧,我和老伴儿晚上必须开着电热毯。”
  关阿姨老伴还打开控制各屋暖气阀门的柜子给记者看:“这么多阀门,我们不知道哪个控制哪个屋,不敢乱动。”
  关阿姨家隔壁70多岁的李奶奶家燃气费更是高昂。李奶奶说:“我们不会操作,家里有人没人都烧着气。我们把一阶梯的气买完都不够,又买二阶梯的,去年冬天就花了1万多块钱。”
  在距离大生庄村约40公里的大兴区采育镇,村民们也对记者谈起了煤改气以来的感受。
  “现在屋里确实干净,也省事。以前烧煤可不成,一天得背好多筐煤,还得穿个大褂掏炉灰,弄不好火炉子就灭了。”采育镇大黑垡村的张大爷告诉记者。在记者问到是否暖和时,张大爷直言:“不怕烧钱就暖和!”
  “我家一共7间房,我估算过,要想烧暖和了,进屋来棉袄一脱,一天得100块钱。”张大爷指着自己身上的黑色棉服边比划边告诉记者,“要是在屋里还穿着这棉服,一天也要六七十块钱,平均一年下来差不多要7000来块钱。”
  “村里很多家都舍不得烧。白天暖和就把壁挂炉温度调低点,我调55度,晚上再调高点,调60度,不能再高了,要不花钱太多。我们村有一户家里只有一间屋开暖气,一天烧不到10块钱。但天冷的时候,他们屋里和外边没多大区别。”张大爷边摇头边感慨,“这家伙儿真烧钱!烧不起!”
  在大黑垡村临近的北辛店村,当地村民也纷纷对记者讲起了精打细算的“取暖经”。以60多岁的吴阿姨家为例:“我家有5间房,去年一个采暖季花了5000块钱。早上出门就把温度调低,保证管道不冻。晚上睡觉再把温度调高点。”
  “以前拉一车煤能烧3年,同样的钱,现在烧气一年就没了”
  “去年一方气2.28元,今年涨到了2.63元!”问及燃气价格,几乎所有受访村民都能准确回答。
  根据2018年5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的通知》,北京市天然气居民门站价格和非居民门站价格实现并轨。北京市发改委规定自2018年7月10日起,居民用气价格每立方米上调0.35元,第一阶梯由2.28元上调至2.63元,第二阶梯由2.5元上调到2.85元。虽然补贴也相应提高了0.35元,但补贴气量最高仍维持在820立方米,而居民采暖季用气量远不止于此,这进一步提高了农村煤改气用户的用气成本。
  “我家以前拉一车煤能烧3年,同样的钱,现在烧气一年就没了,六七千块钱呢。”在大黑垡村,一位村民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北辛店村的吴阿姨也说:“我更愿意烧煤,便宜、暖和。”大黑垡村的张大爷也谈到了煤和气的“性价比”:“一冬天烧5吨煤也用不到烧气一半的钱,屋里还很暖和。烧气就不行了,舍不得烧那么热。”
  另外,据上述村民介绍,首次安装的燃气壁挂炉全部免费,村民未付任何费用,但用气补贴却不尽相同:华怡家园郑阿姨家没有任何补贴;大黑垡村张大爷家一个采暖季补贴1000元;大生庄村关阿姨家补贴137方气;北辛店村吴阿姨家最高补贴128方气,去年另有1000元补贴……
  针对华怡家园没有补贴的情况,记者来到龙泉镇镇政府,多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我们镇好像没有煤改气的村庄”或“不了解情况”。
  有业内专家告诉记者,被列入国家项目库的煤改气村庄才有可能获得补贴。但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即便有补贴,对于有的农户来讲,高昂的采暖费仍是一项沉重负担。例如,上述大生庄村关阿姨就表示承担取暖费很困难:“我除了每月两三百元的养老金和村里大队每年给1万多元的分红外,没有其他任何经济来源。我的养老金全用来买燃气还不够。”

[1] [2]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