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环保重大改革亲历者赵华林:揭秘从入世谈判到PM2.5纳入考核背后的故事

【出  处】 每日经济新闻

【日  期】 2018.12.12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大气污染防治 环保领域 PM2.5

【正  文】

 
     在赵华林办公桌的正后方,摆放着一个“从事环保工作30年”纪念章,作为新中国第二代环保人,从打击洋垃圾进口、作为环保专家参与WTO入世谈判,到推动企业达标排放,再到制定中国减排路线图,赵华林无疑是多年来环保领域重大改革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12月4日,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穿破云层,沉睡中的北京城已经苏醒,大街小巷车水马龙,寒冷的空气中夹杂着一丝欢悦,今年以来最严重的污染天气已经在此前一天午后结束。
   与往常一样,国务院国资委副部长级干部赵华林总是早早就来到办公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翻看当天的环境类新闻。虽然已经离开环境系统3年多,但每天关注环境热点新闻已经成为他改不了的习惯。
   在他办公桌的正后方有一个大书柜,里面琳琅满目地排放着各种书籍和证书,其中最醒目的是原环境保护部给他颁发的“从事环保工作30年”纪念章,在纪念章旁边还立着他在原环保部工作时的照片。
   谈起环保,赵华林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虽然自己是新中国第二代环保人,但有关环保工作的一些重大事件基本都参与其中——从打击洋垃圾进口、作为环保专家参与WTO入世谈判,到推动企业达标排放、经历松花江流域污染事件,再到制定中国减排路线图,作为技术组组长牵头起草《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和《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等,赵华林无疑是多年来环保领域重大改革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拿赵华林的话来说,改革是艰辛的,但成效也是显著的。“环保事业是我的第一职业,也是我一生不离不弃的职业。”
   亲历WTO入世谈判
   对放弃化学品环境监管“说不”
   1957年出生于河北张家口的赵华林,在1989年迎来了人生转折。当年公务员制度改革后,赵华林成为第一批招考的公务员。也正是通过此次考试,他从北京市资源综合利用研究所技术副所长的身份,变成当时国家环保局污染控制司固体废物管理处一名公务员。
    “当时环保领域的重点是关注水和大气,固废其实是非常冷门的部门,但后来却成为最受关注的部门之一。”
   据赵华林介绍,在上世纪90年代,北京某大学教授偷运洋垃圾到京,成为因洋垃圾造成污染被抓的第一人。为了遏制洋垃圾污染问题,中央成立了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环保局、海关总署等九个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
   “这批洋垃圾是从青岛上岸的,我们当时在那边住了将近一个月,那时候我们常常是凌晨3点还在给有关部门摘发信息,控制违法人员,严厉打击之下才把进口废物管起来了,并由此建立了防止洋垃圾进口的法律和管理制度。”
   赵华林说,打击洋垃圾进口提升了全社会对固体废物管理重要性的认识,1995年10月30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全面固废管理开始起步,中国封堵洋垃圾进口的围墙也正式建立。
   当时赵华林还负责推进化学品环境管理工作。此时的他面临着另一个棘手的问题:中国对化学品进口环境管理措施成为欧洲一些国家试图阻止中国加入WTO的借口。
   赵华林介绍,化学品进出口对环境的影响非常大,1994年5月,原国家环保局化学品登记中心正式成立,中国开始建立化学品的评审制度。国际上也围绕化学品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开展了斯德哥尔摩公约、鹿特丹公约谈判,要求化学品进出口国际贸易实行事先知情同意程序,并提出禁用12种持久性有机污染物。
   “但当时我们在化学品环境管理上的阻力非常大。欧洲有8个国家联合给我国全国人大发文件施加压力,要我们废除化学品进出口环境管理规定,说这不符合WTO的规则,所以试图阻止我们加入WTO。”赵华林说。
   当时正是中国“复关”谈判的关键期,作为“中国入世工作组”成员之一,赵华林被安排就化学品进口管理与欧洲8个国家进行谈判。虽然精通英语,但赵华林还是要求给安排一个最好的翻译。“在那种场合需要表达愤怒、失望等细微的情绪变化。”
   赵华林说:“当时我就和这些国家的谈判代表说,自己正在参加联合国关于化学品国际贸易环境管理公约的谈判。欧洲一些国家的代表先前指责中国,说中国化学品进口不实施环境管理,是不负责任的。我们现在开始严格管理了,你们又告诉我们别管了,影响国际贸易了,到底中国对化学品进出环境是该管还是不该管?他们听了之后就不讲了。”

[1] [2] [3]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