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农耕教育:培育生态素养的沃土

【出  处】 世界教育信息

【日  期】 2018.09.21

【作  者】 /

【关键词】 环保宣教 生态文化 生态文明教育 农耕教育 生态素养

【正  文】

 
     中共十七大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的理念,十八大提出“五位一体”的建设目标,十九大将生态文明写入党章。实现生态文明的宏伟目标,亟待建立生态文明的教育体系。为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联合本刊编辑部推出生态文明教育的专题译介,期望为推动国内的生态文明教育尽一点微薄之力。浙江外国语学院的汪明杰老师作为专题的特约顾问,承担了选题策划、版权联络、译审等大量的工作,对于汪明杰老师的敬业、认真和辛劳深致谢忱,也感谢在专题组稿、翻译过程中提供各种帮助的学者、友人,感谢诸位中译者的贡献。
   本期专题聚焦农耕教育对于培育生态素养的意义。第一篇文章是与农业和可持续专业直接相关的毕业实践考核项目,可以称之为“专业化”的农业教育(agriculture education)。从这个项目的学习内容看,“农业”具有丰富的可持续内涵,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种菜,而是涉及到朴门永续设计、水资源管理、土壤管理、食物系统、园艺设计(以及地方植物学)、农业信息管理以及面向中小学生的农耕教育。据美国联邦教育部和农业部的资料,全国有500多所社区学院与大学开设“可持续农业”(sustainable agriculture)以及相关专业(食物、自然资源)的两年/四年制学位课程或培训课程。这些专业的毕业生有一部分可以从事中小学的“校本”农耕教育(School-based Agricultural Education,SBAE)的工作。也就是说,可持续农业已成为重要的中小学教育资源、内容和载体。在本篇案例中,有一组学生的毕业实习任务就是为参观农场的中小学学生制定游学课程。
   校本农耕教育是美国公立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自1917年国会通过《史密斯-休斯国家职业教育法》(The Smith-Hughes National Vocational Education Act)以来就确立了它在国民教育中的地位。尽管农耕教育占的比重不大,但是它面向全国的中学(而不仅是农村学校),且近年来教学项目显著增加。根据全美农耕教育工作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gricultural Educators,NAAE)的资料,美国每年有100万名中学生(七至十二年级)接受农耕教育,生均教学课时超过10小时(NAAE 2018)。根据2010年美国联邦教育部时任部长阿尼?邓肯(Arne Duncan)在美国未来农夫协会(Future Farmers of America,FFA,该协会拥有60多万名学生会员)年会上的演讲,美国大约有7500多所中学开设农耕教育项目,农耕教员超过1万名,并有90多所大专院校提供农耕教育师资的学位课程(Duncan 2010)。根据NAAE的表述,校本农耕教育主要包括三部分内容:课堂/实验室教学;农耕教员指导下的体验式学习;农业领导力教育(培养未来农夫)。
   此外,美国农耕教育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Agricultural Education,AAAE)组织专家委员会针对SBAE教师培训、实施课程教学、指导实践教学等方面制定了一系列参考标准(AAAE 2018)。农耕教育全国委员会(The National Council for Agricultural Education,The Council)是总协调机构,委员会成员包括AAAE、NAAE等相关专业协会的代表;FFA学生代表和校友代表;以及相关的农业协会、大学机构代表等。根据该委员会的阐述,农耕教育的愿景是“人人都重视并理解农业、食物、纤维和自然资源系统在个人安康和全球安康中的重要地位”;它既是普及教育,也是预备性的职业教育,“帮助学生未来能够胜任全球农业、食物、纤维、自然资源管理方面的职业,并且终身都能在这些方面做出明智的决定”(The Council 2018)。
   第二篇案例是以可持续为导向、结合农耕的大学人文课程;为了作出区别,这类课程可以称为“通识化”农耕教育。案例中的选修课主要基于城镇里或周边的有机农场开展教学,面向人文、社科、工程、环境科学等全校各个专业的学生,可以满足学生在文化研究与文化多样性、环境科学、可持续教育等板块的选课要求。作者在强调普及生态农业实践知识的同时,选取了大量跨学科文献资料,帮助学生从文化、伦理、社会、历史等多个角度探讨农耕与农村、食物、环境正义(environmental justice)的议题。作者开篇指出,面对生态危机,可持续教育的关键在于重建“人与地球”的亲密关系。当今教育文化阻碍这样的生态化转型,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城市化导致的人与自然的分离;二是工业技术思维导致的工具理性;三是认为资源是无限的、任人控制的榨取思维。作者从深入的教师行动观察和详细的学生田野日志中总结出“亲密连结、积极关怀、再生”三元主题模型。这是融合了知识、情感、精神、行动的整体教育思维和新的教育文化,是基于农耕文化所蕴含的“生生不息”(再生)的新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将社会经济过程回嵌到循环再生的生态规律和伦理限度内,从而有望从根本上克服破坏性的线性思维(如不顾环境承载能力的利益最大化或消费主义)。

[1] [2] [3] [4] [5]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