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净土保卫战”全面出击 土壤污染防治法将设防治基金

【出  处】 21世纪经济报道

【日  期】 2018.09.06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土壤污染 土壤污染防治基金 土壤污染防治法

【正  文】

 
     对《土壤法》实施之前产生的,并且土壤污染责任人无法认定的污染地块,土地使用权人实际承担土壤污染风险管控和修复的,可以申请土壤污染防治基金,集中用于土壤污染风险管控和修复。
   土壤污染,一个比空气污染更顽固、更难解决的问题,在近日迎来首部立法的规范。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8月31日表决通过了《土壤污染防治法》,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予以公布。该法将于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这是我国首部土壤法,与1984年出台的《水污染防治法》、1987年出台的《大气污染防治法》、1995年出台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法律共同构成了我国污染防治领域立法体系。
   《土壤污染防治法》(下称《土壤法》)共七章九十九条,除总则、法律责任、附则外,对土壤污染防治的规划、标准、普查和监测,预防和保护,风险管控和修复,保障和监督等内容作出规定。其中,风险管控和修复还区分了农用地和建设用地。
   总的来说,该法确立了土壤污染重点监管单位等13类土壤污染责任主体及其责任范围,新增了土壤污染防治政府责任制度、污染人责任制度、环境信息共享机制、污染状况调查和监测制度、有毒有害物质的防控制度、污染风险管控和修复制度、污染防治基金制度等土壤污染风险管理制度。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程立峰表示,这一法律的颁布实施,将把净土保卫战纳入法治轨道,推动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土壤,防治土壤污染。同时,法律也填补了土壤污染防治立法空白,标志着以环境保护法为统领的各环境要素污染防治法律体系已经建成。
   迟来的“土壤法”
   深圳新地环境土壤及地下水修复部门总监郑海龙,2000年就接触土壤研究,至今已18年,深感土壤作为食品安全最根本的环节,被忽视太久了。
   “在不同人眼里,土壤是不同的角色。农民眼中的土壤是粮食生产的基础,地产商眼里的土壤是被开发的土地,旅游者眼里土壤是风景。而在我们土壤研究者眼里,土壤是一个巨大的生物库,是不可再生的资源。”郑海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但是长期以来,我国经济发展方式粗放,产业结构和布局不合理,污染物排放总量居高不下,土壤作为大部分污染物的主要消纳地,其环境质量受到显著影响。一些地方“大米镉超标”、“毒地开发”等土壤污染危害事件频发,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
   2014年《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全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工矿业废弃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全国土壤总的点位超标率为16.1%,其中耕地土壤点位超标率为19.4%。
   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曾撰文指出,虽然《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法律涉及到土壤环境保护,《土壤环境质量标准》等规定对防治土壤污染也做出了一些规定,但它们分散且不系统、缺乏针对性、可操作性不强且明显滞后,难以满足土壤污染防治的要求。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环境资源法研究所副所长胡静向记者表示,从法律体系来看,在《土壤法》之前,水、大气等环境要素都有立法,而土壤作为重要环境要素却没有立法,这意味着没有把土壤作为独立环境要素来保护,是一大欠缺。
   对此,郑海龙表示很高兴看到《土壤法》的出台。“这部法律的出台填补了空白,也是一个开始,让土壤环境保护有法可依,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他强调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土壤法》从立法研究到出台,耗时12年。“《土壤法》的出台困难多,工作基础比较薄弱,起草难度比较大。”胡静表示,大气、水、固废等领域有比较长的工作实践,现有的经验总结、立法条文为其立法提供了许多参考,而土壤立法缺乏法律依循、人员保障等条件。
   为弥补工作基础薄弱这一缺陷,地方被鼓励先行立法,从地方探索当中总结经验,为土壤污染防治立法所用。公开信息显示,湖北、湖南、黑龙江等地已出台地方性土壤污染防治法规。
   加快出台配套政策
   《土壤法》规定,土壤污染防治应当坚持预防为主、保护优先、分类管理、风险管控、污染担责、公众参与的原则。
   胡静表示,该法比较好地体现了预防为主、保护优先的原则,为此设立专章。

[1] [2] [3]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