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近半数垃圾焚烧厂存在环境信息缺失

【出  处】 中国能源报

【日  期】 2018.07.31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垃圾焚烧发电厂 二噁英 监测数据

【正  文】

 
     “垃圾焚烧发电厂被纳入重点排污单位名录,按规定需安装自动监测设备,并公开排污信息。但目前,近半数垃圾焚烧厂存在环境信息缺失。尤其是二噁英监测数据,去年约70%的企业没有公开。”梳理全国359座垃圾焚烧厂的资料后,安徽芜湖生态中心项目负责人张静宁得出这样一组数据。这个专业环保组织近日公开的一份《359座生活焚烧厂信息公开和污染物排放报告》(下称《报告》),让二噁英再成焦点。
     巧合的是,就在《报告》公布前不久,上市公司绿色动力旗下泰州绿色动力再生能源有限公司,因二噁英排放超标0.9倍被罚款100万元。龙头企业公然超标,一时间震惊业内。
     “会不会有更多超标情况?现在听到垃圾焚烧厂仍会担心,正是有太多‘不知道’,大家才会害怕。”包括张静宁在内,多位专家呼吁应强化二噁英排放管理,既要做好控制,也不能忽视信息沟通工作。
     居民担忧、企业“痛点”
     北京《报告》发布现场,一群来自河南郑州荥阳市的居民,把张静宁和其他专家团团围住。十几人远道而来,是为当地正在规划建设的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
     “我们在政府官网看到建厂消息,厂址周边3个社区的居民,从3月起一直在表达反对。组织过签名活动实名反对,向城市管理局、规划局等多个部门反映过,业主代表也和相关负责人当面沟通过,但目前还没有最终结果。今天看到有专题会议,专门来咨询。”居民代表周红梅告诉记者。
     “二噁英危害那么大,住在旁边怎么办?”“垃圾要处理,但焚烧厂距小区只有3公里,是不是太近了?”“能不能搬得远些,至少离我们十几公里……”周红梅和邻居们接连发问。
     这样的场景,对于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郑明辉来说并不陌生。“早在2006年北京计划建六里屯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时,就遇到居民集体抗议。当时我作为专家,现场为居民讲解了二噁英问题。二噁英引发的‘邻避’问题,在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迟迟未从根本解决,如今甚至成了一种‘老生常谈’。”
     “大家都知道垃圾要处理,也可以建焚烧厂,但别建在我家附近。这就像买了一套新房,不希望屋里有卫生间,要用也去别人家用。人人都这样想,现实吗?”锦江环境总经理张超坦言,作为国内首个涉足垃圾焚烧发电的企业,长期面临的最大痛点也是“邻避”问题。
     记者梳理发现,近10年来,因“邻避”问题而停建、缓解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不在少数。二噁英引发的纠纷持续发酵,让这个头顶“循环利用”“再生发电”的行业,反倒成了公众心中的“潘多拉魔盒”。
     管理滞后引发裂变效应
     一边争议不断,一边却规划密集。按照国家发改委印发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城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装机将达750万千瓦,增幅为56%。从政策角度,《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建设项目环境准入条件(试行)》等文件先后出台,全面规范二噁英排放;从技术角度,多位专家证实控制二噁英排放并无难度,我国也已执行国际最严限值。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推给老百姓,归结于不理解。”生态环境部副部长黄润秋指出,很多时候是因管理欠缺,导致越来越多的问题积累,从而产生裂变效应。“同一项技术,不同企业用起来效果为何不同?差异往往就在管理上。”
     对此,中华环保联合会废弃物发电专委会秘书长郭云高认为,“管理”首先体现在沟通环节。“‘焚烧’既非天使,也非魔鬼,二噁英更不是垃圾焚烧行业的‘专利’,关键是如何让公众理解并客观对待。过去条件有限,企业不太善于和公众打交道,越是‘捂着’越容易造成恐慌。”
     这得到了郑明辉的赞同。“二噁英的产生主要取决于炉内燃烧效率。发展初期,设备工况不佳、燃烧不充分等原因,导致二噁英排放量相对较高。随着设备稳定性及环保要求提高,焚烧本身已无难度。然而因了解不足,老百姓对此仍持固有印象,难免怀疑误解。”
     信息透明离不开数据支持,而在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南方监测中心工程师看来,二噁英检测能力有限也是重要影响因素之一。“已知二噁英组分有200多种,每种化合物成分各不相同,无论对样品采集、检验,还是对所用耗材,要求都很严格。目前只能先采样再检测,非但不能像其他指标一样实现在线监测,期间稍有不慎也可能影响结果。”

[1] [2]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