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污染土壤 判你重新修复

【出  处】 青岛晚报

【日  期】 2018.06.15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污染土壤 非法采矿 环境保护

【正  文】

 
     非法采矿、滥伐林木、污染土壤、非法占用农田……6月1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环境资源审判新闻发布会并发布典型案例。记者从发布会上了解到,自2017年以来,青岛市两级法院共审结环境资源案件638件,同比增长39.6%。案件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国家进一步加强环境保护工作,同时公众维权意识不断增强,诉讼渠道不断畅通。 638件案件中,生态环境案件102件,资源类案件536件。新闻发布会上,青岛中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尤志春介绍,在102件生态环境案件中,刑事案件占比最多,达到49件。在536件资源类案件中,供用水、电、气、热力合同纠纷140件,其次农业、林业、渔业承包的合同纠纷、土地租赁合同纠纷等占比数量也比较集中。
   案例一 污染土壤被判修复
   2014年6月至2015年4月间,高某经营未办理工商登记和环保审批手续的无名除锈酸洗厂,雇佣了俞某及多名工人从事金属酸洗除锈作业。俞某负责安排工人勾兑盐酸、排放酸池污水等工作。盐酸污水未经环保处理直接排放至车间北墙外的两个污水池内,再由污水池排水沟排出,外排水池未做防渗处理,酸水已溢流或渗漏至地下土壤。
   经检测,车间内排污口、车间外排污口的盐酸污水PH值均小于2,均系危险废物。检察院认为高某、俞某的行为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遂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在审理过程中,经法院委托鉴定,本案可量化的生态环境损害修复费用为16.52万元。法院经审理认为,某检察院具有公益诉讼人的诉讼主体资格,向法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符合法律规定。高某、俞某排放未处理的盐酸污水导致严重污染环境,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判决:高某、俞某在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修复涉案被污染的土壤;逾期未修复,赔偿生态环境损害修复费用16.52万元。
   案例二 擅改土地用途挖沙卖钱
   2011年8月,王某承包某村土地搞树木种植。期间,王某发现自己承包农用地的个别地方被他人挖沙,后也产生挖沙卖钱的念头。 2015年3月,王某在未经土地管理机关审批的情况下,擅自改变土地用途,租用挖掘机等机械设备,对其承包土地的表层土进行剥离,并在他人已经挖过沙的地方进行了深挖,在其转包的土地上实施非法采沙行为,导致土地种植条件被破坏。
   经国土资源局勘测,王某破坏土地面积为14.6亩,全部为一般农田。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违反土地管理法规,改变被占用土地的用途,数量较大,造成农用地大量毁坏,其行为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判决:王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案例三 禁渔期出海捕鱼
   姜某等5人分别系两渔船的船长、代理、大副。 2017年5月初在禁渔期期间,两渔船出海捕捞水产品,同年6月16日,海警侦查人员在渔区将两渔船查获,并当场查获方氏云鳚(俗称皮条鱼)约9.8万公斤,价值22万余元。法院经审理认为,姜某等人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禁渔期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
   判决:姜某等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并判处有期徒刑1年不等。
   案例四 法院支持环保部门处罚决定
   2016年10月,某环境保护局执法人员在某科技公司检查时,发现现场有从事工业废水、废气等污染物治理实验的行为。经对某科技公司经理张某调查询问,张某承认某科技公司已经转型并自2015年6月起正式从事工业废水、废气等污染物治理实验活动,并承认上述实验活动未办理环保部门批准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某环境保护局对某科技公司罚款人民币12万元,并责令停产停业。
   某科技公司向某人民政府申请复议,某人民政府维持了某环境保护局的行政处罚决定。某科技公司起诉至法院,请求撤销某环境保护局的行政处罚决定。法院经审理认为,某环境保护局调查的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某人民政府行政复议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
   判决:驳回某科技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例五 非法采沙3万立方米
   2015年5月,李某(已判刑)因在某村“养殖基地”院内非法采沙被公安机关查获。同年9月,国土资源所工作人员在巡查时发现该院内仍有人非法采沙,经查,非法采沙者系刘某,其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15年5月中旬,租用铲车、抽沙船等机械设备,在李某原非法采沙区域西侧、南侧的土地上非法采沙。

[1] [2]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