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面对环保和成本双重压力 “世界裤都”该何去何从?

【出  处】 新华每日电讯

【日  期】 2018.05.02

【作  者】 /

【关键词】 新闻资讯 国内信息 环境治理 污水处理 环保 水洗厂

【正  文】

 
    “一到晚上水洗厂开工,大烟囱就呼呼往外冒黑烟,根本不敢开窗睡觉,早上起床发现鼻孔都是黑的。”昔日粗放落后的服装水洗产业给当地环境造成的恶劣影响,令福绵镇船埠村村民冯甲富至今仍记忆犹新。
   冯甲富所在的广西玉林市福绵区有“世界裤都”之称,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以牛仔裤加工为主的服装产业由无到有,高峰期有1600多家服装企业,每天生产牛仔裤等服装120万件,从业人员约10万人,占全区人口的1/4。
   随着劳动力等生产成本不断上涨,尤其是环保要求越来越严,福绵服装产业发展遭遇严重瓶颈,面临被淘汰出局的严峻形势。
   “世界裤都”该何去何从?
   粗放的服装水洗产业
   染黑了清澈的母亲河
   “我们知道水洗厂污染环境,我们也是污染的受害者,但村上游有十来家水洗厂,我们不搞别人一样搞”
   一朵棉花要变成服装,需要经过纺纱、印染、织布、制衣、水洗等多道工序。缝纫成型的牛仔裤、休闲裤要用水泡洗后,才能出厂,而传统的水洗过程会造成严重的大气和水污染。
   “早该关了,关了我至少能多活20年!”在福绵镇船埠村,冯甲富领着记者来到他家,虽然水洗厂已被关停,但屋内还留存着水洗厂污染的痕迹,地面上还有不少从水洗厂飘进来的一团团黑色毛屑。
   福绵区副区长李世亮说,水洗厂没有关停前,别说是村里,政府办公室的桌面每天也都会蒙上一层灰。
   与此同时,水洗厂偷排的污水严重污染了当地的母亲河南流江。船埠村前任党支部书记唐宁回忆,上世纪80年代左右,南流江的水清澈见底,村民们在江边浅水处用石头围个圈,把江水简单过滤后,就可以直接挑回家饮用。
   随着服装产业快速扩张,从2001年开始,南流江边的船埠村陆续开设了3家水洗厂,最近的一家离冯甲富家只有百十来米。
   福绵区环保局局长黎贤介绍,服装水洗是一个高耗水行业,每洗几十条裤子,就需要一吨水。南流江及其支流沿岸分布着24家水洗厂,每天产生7至10万吨污水。
   这些建于2006年前的水洗厂,大多由家庭作坊扩建而成,当时由于环保要求不高,企业治污投入不足,各家自建治污设施,只是采用简单的物化沉淀办法处理污水。
   水洗污染让黎贤头痛不已。他说,24家水洗厂就有24个排污口,水洗厂通常晚上开工,为降低成本,还时不时偷偷将污水直接排到江中,防不胜防。“针对偷排行为,拘留、限产、停产,这些手段都用了,但治标不治本,监管效果不理想。”
   遍地开花的水洗厂造成了南流江的“公地悲剧”。“我们知道水洗厂污染环境,也都是环境污染的受害者,但我们村上游有十来家水洗厂,即使我们不搞别人一样搞,我们同样要受污染之害。”唐宁坦言。
   经年累月的污水排放严重污染了南流江,曾经清澈的江水变得像墨汁一样,母亲河变成了“黑水河”,船埠村村民也跟着遭了罪。“下河游泳后浑身发痒。”唐宁说。
   “单小散弱”产业
   背后是10万群众生计
   “长期以来我们处在产业链最低端,上游的设计、纺织、原辅料以及下游品牌渠道,我们都没有”
   玉林市地处广西东南部,毗邻广东,上世纪80年代当地乡镇企业异军突起,至今仍是广西民营经济比较活跃的地区。
   李世亮介绍,福绵服装业正是起步于改革开放初期,当时一些村民为解决生计问题,从集镇上购进布料,拿回家缝纫成服装,再摆地摊出售。看到有赚头,更多村民纷纷加入进来,服装小作坊如同雨后春笋般出现。进入21世纪,福绵已成为广西乃至西南地区最大的休闲服装生产基地,2012年福绵区被有关组织命名为“中国休闲服装名城”。
   如今行走在福绵各乡镇农村,时不时会看到服装厂的招牌和招工启事。服装产业已经与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紧密融合在一起,将近10万人的就业生存问题与之相系,这对任何一个地方政府来说都是天大的事。
   产业规模快速扩充的同时,却难掩服装质量的低下。“长期以来我们处在产业链最低端,上游的设计、纺织、原辅料以及下游品牌渠道,我们都没有。”福绵区委书记赵志刚对现状有着深刻的忧患意识。
   “有的村几乎家家做裤子,一栋楼里,楼上住人,楼下摆几台机器,就开工生产了。”赵志刚说,产品大多是“地摊货”,批发价只有30多元一条,利润只有几块钱。

[1] [2] [3]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