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发达国家垃圾里的生意经 两国为何争相进口垃圾

【出  处】 解放日报

【日  期】 2018.01.29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固废处理 建筑垃圾 生活垃圾 进口垃圾

【正  文】

 
   近日,上海将规划建12个永久性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工厂的消息,从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传出。届时,这些浦东、嘉定、闵行等区的工厂每年将“吃”掉750万吨的建筑垃圾。
   城市发展的步子越跨越大,随之而来的是“垃圾围城”的困境。每年以百万吨、甚至千万吨计的建筑垃圾如何处理?生活垃圾如何妥善分类,随后循环再利用?与垃圾的斗争形势不可谓不严峻。
   不过,就在一些国家忙着“摆脱”垃圾的同时,瑞典和挪威却视垃圾为“宝”,纷纷从国外进口垃圾。这是为什么?
   付费请人处理垃圾
   渐成“大生意”
   挪威与英国、爱尔兰以及美国做生意,进口的货物之中有一项是垃圾。照理说,进口别国的东西,即是花钱买,也就是付费。但在这档生意中,付费的却是垃圾的提供方。这是因为英国、爱尔兰、美国一些城市的垃圾处理能力不强,付费出口垃圾的成本比自己进行垃圾填埋更低,出口进口两家皆大欢喜,这买卖做得值。
   这些垃圾“漂洋过海”来到另一个国家,用途是什么?挪威尽管是世界十大油气出口国之一,仍积极推广再生能源。过去十几年间,垃圾焚烧供暖供电产业在挪威迅速发展,首都奥斯陆现有一半的供暖都来自垃圾焚烧。
   同在北欧的瑞典作为挪威的竞争对手也在积极地进口垃圾,2012年,瑞典就宣布每年要从国外进口几十万吨垃圾用于冬季供暖。瑞典废弃物管理与循环利用协会算过一笔账,焚烧3吨垃圾产生的能量相当于1吨石油或2吨煤炭产生的能量。
   有数据显示,北欧人一年生产的垃圾总量为1.5亿吨,但北欧供暖、供电公司对垃圾的需求量为每年7亿吨,缺口达到5.5亿吨。在欧洲,“垃圾市场”已逐渐为人们所认可,规模正越来越大。
   相比于挪威,瑞典在垃圾分类和循环再利用方面更胜一筹。近年来,瑞典的垃圾处理企业数量激增,处理费用随之下降,导致挪威不少财政紧张的地方政府宁愿跨境出口垃圾。这就引发了挪威的垃圾出口到瑞典,而挪威本国的垃圾处理厂却“吃不饱”的奇怪现象。比如位于挪威西海岸的小城沃斯,虽然距其约100公里外的卑尔根就有垃圾焚烧厂,但它却情愿“千里迢迢”地把垃圾送往约800公里以外的瑞典中部城市延雪平处理。
   近99%的废弃物
   都得到了回收
   欧盟数据统计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瑞典人制造的生活垃圾中,被填埋的非可再生垃圾只占1%,36%可得到循环利用,14%再生成化肥,另外49%被焚烧发电供热。另据瑞典环保部门的数据显示,瑞典的垃圾焚烧厂每天能生产足够25万个家庭使用的电力,以及足够95万个家庭使用的热能。曾有瑞典人骄傲地宣称:瑞典近99%的废弃物都得到了回收。
   当全球许多国家都只能靠垃圾填埋法应对“垃圾围城”问题时,瑞典为何走在了前列?
   首先,瑞典政府重视环保,出台了一系列严格且可行的环保政策。比如针对消费者制定的产品包装“押金回收”制度。
   为提高饮料包装回收率,瑞典每个饮料瓶的标签上都会根据规定标示饮料瓶的押金,一般为0.5瑞典克朗-2瑞典克朗(约合0.4元-1.59元人民币)。消费者购买饮料时除了付饮料价格外,必须同时支付瓶子的押金。一般超市门口都有专用的瓶子回收站,把废弃的饮料瓶投进回收站后,就会打印一张小票,上面有这次回收的金额。凭这张小票可以在超市退款或在购物时直接抵扣购物款。
   在生产商层面,许多强制回收的产品在生产前就需要向环境保护部门预缴一笔押金,只有在产品经检验达到了回收比例后,押金才能退还。比如瑞典商家在生产销售电子产品前,必须有完善的回收处理流程和设备,并在产品的说明上详细标注如何在使用后将此产品回收——生产者负责,这也正是欧盟针对电子产品回收制订的环保指令《关于报废电子电气设备的指令》的核心内容。
   不合环境标准的厂坚决拆除
   瑞典废弃物处理的技术很先进,世界上第一套真空自动垃圾收集系统就是由瑞典工程师发明的。
   如今,大部分瑞典居民区都设有自动垃圾收集系统。这是一套密闭式的系统,由地面的垃圾箱和一系列隐蔽在地下的竖井和管道组成。垃圾筒直接连接地下运输管道,管道中根据垃圾收集的频度预设了“刮风”的时间,每隔一段时间,各个管道就像大型的吸尘器一样被定时开启,各种垃圾就被吸入中央收集站。中央收集站通常建在离居民区较远的郊区,那里设有热电厂,可在回收利用垃圾后再将电能送回居民区,其电费仅相当于其他能源供电的一半。

[1] [2]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