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200亿 垃圾分类市场规模是画饼充饥?

【出  处】 中国生态资本网

【日  期】 2017.11.03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固废处理 垃圾分类 生活垃圾 环保企业

【正  文】

 
    10月25日,启迪桑德董事长文一波在“2017环保创新年度峰会暨(第三届)环保创新创业大赛”总决赛现场宣讲,他预计,到2020年,我国垃圾分类市场当量释放将超过200亿元。
   垃圾分类是一个新兴市场,真正进入该领域的环保企业并不多,目前市场规模不足10亿元。
   200亿,文一波这一大胆预测,是画饼充饥,还是真实远景?
   1
   垃圾分类问题是当下制约我国环保事业的瓶颈之一,也是造成环境污染、资源循环利用困难的一大因素。
   以北京为例,城市生活垃圾中可回收部分多达21.2%,因缺乏有效分类,真正回收利用部分不到5%,其余的垃圾都被运到垃圾处理厂填埋或焚烧,即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又产生二次污染。
   2016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财经工作领导小组会议时郑重提出,要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近年来,政府、学界和业界一直在关注、研究和推动垃圾分类,但中央提出从制度上解决还是第一次。
   日前,国家发改委、住建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发布,要求在全国46个城市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2020年底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35%以上。
   国家对垃圾分类问题的重视,直接受益的是环保产业,垃圾分类项目开始成为一个新兴市场,个别先知先觉的环保企业如启迪桑德,已经率先布局垃圾分类市场。
   据统计,垃圾分类户均年服务费,北京98元/户/年,成都128元/户/年,江苏162元/户/年,全国平均约133元/户/年。目前市场规模虽然整体不足10亿,随着国家对垃圾分类制度的深入推进和配套措施的跟进,以及市场的发展,文一波预计,到2020年,仅46个试点城市的垃圾分类市场规模即可达160亿,而全国远期市场规模可超过600亿元。
   2
   垃圾分类的市场盘子很大,但撬动市场的杠杆何在?
   多年来,从国家到地方,甚至中小学的课堂上,在理论上、技术上,我们一直在宣讲垃圾分类的重要性,培育大众进行垃圾分类的环保意识和习惯,而结果花了很多钱,效果很不理想,依然没有从源头解决分类问题。垃圾分类问题可谓是个顽疾,在垃圾分类市场要想攻城略地,倒逼政府和环保企业必须拿出高水平的策略和手段。
   文一波认为,推行垃圾分类,依靠居民提高环保意识或政府强制都不可行,必须通过市场化的方式。例如,桑德集团在安徽进行过试点,每个社区设立一个垃圾分类亭,由2名专门的工作人员来做垃圾分类,他们同时兼职负责这个社区的快递收发,垃圾分类亭还有大屏幕广告,每年的广告费收入有10万元,用这些钱就能养活这两名工人。通过这种市场化的方式,能够让垃圾分类“运行起来”。
   居民在家提前把垃圾做好分类,环保公司在社区安置的工作人员对送来的各种垃圾称量,根据重量兑换积分,而居民获取的积分可以用来换取各种生活用品。企业收集来的各类垃圾,再根据性质进行循环利用。
   市场化运作垃圾分类,给企业带来了利润,也让居民得到有偿反馈,又减轻了环境压力,形成三方共赢。
   文一波说:“目前已经基本形成共识,垃圾分类也要市场化。我认为,未来垃圾分类要以市场化为主导,政府积极参与引导和提供政策支持,这样就可以持续。”
   他认为,垃圾分类是一个产业链,包括垃圾桶、垃圾箱、废品回收的这些专用设施,产业链加工下来,已经不是简单的服务费。因此,文一波表示,垃圾分类行业到2020年左右,市场规模达到200亿以上完全可能,未来可能会更大。
   3
   作为一个新诞生的市场,垃圾分类市场化面临一些先天不足。
   一是主体权责不分。居民、业主委员会、物业公司、社区居(村)委会、第三方企业、政府的权责不分,关系不清,对生产厂商追责困难。由于垃圾产生者归属不同部门、行业管理,即使对于占比大且回收利用较困难的废弃物,垃圾管理部门也难于追溯和追责其生产厂商。
   二是政出多门。不同类别垃圾由不同的政府部门管理,如再生资源由经贸部门管理,工业垃圾和有害垃圾由环保部门管理,农村垃圾由农业部门管理,生活垃圾由建设部门管理等,体制分割导致垃圾管理不到位。
   三是法律、经济手段乏力。地方城市立法权利、税收等经济工具有限,垃圾分类服务难以资本化计算,地方财政重末端处理、轻视源头减量和排放控制,导致第三方参与的利益驱动力不足。

[1] [2]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