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博物志》:布丰对大自然的“访问”

【出  处】 中国科学报

【日  期】 2017.09.22

【作  者】 /

【关键词】 环保宣教 书籍推介 博物志 自然世界 科普读物

【正  文】

 
    《博物志》(青少年科学素养文库),[法]布丰著,李洪峰等译,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7年3月出版
   布丰是18世纪的法国博物学家,他擅长用简洁灵动的文笔将纷繁复杂的自然世界呈现在世人眼前,让即使是最普通的读者阅读时也毫不费力。《博物志》是他耗尽毕生心血铸就的不朽巨著。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青少年科学素养文库”系列推出的《博物志》,精选了法文原著《博物志》中关于地球形成的开创性理论和布丰描绘各种动物形象的优美散文,并配有大量年代久远的珍贵手绘插图,以通俗直观的方式呈现了这部作品的精华。该选本还节选了布丰的学生和朋友德拉塞佩德撰写的《布丰传》,收录了布丰入选法兰西学术院的演讲,让中国读者有机会领略布丰的深刻思想与探索精神。
   纪实与传说
   《博物志》绝不是一部佶屈聱牙的百科全书。布丰的理想是在世界范围内普及可靠知识,为此,他一方面竭尽所能地搜罗、查证了大量文献作品,既包括博物学家的著作,也涵盖旅行家和探险家的游记,试图去伪存真、去粗取精,选取其中最真实且有价值的部分作为参考,同时引用了许多生动形象的叙述。另一方面,布丰担任法国皇家花园总管后,充分利用在田野里的时间,饲养了很多动物并进行细致的观察,总结出了详尽的文字资料。
   当时博物学的研究基础相对薄弱,世界各地的信息交互程度也远不如今,在布丰反复考量、已然忠实的叙述中,仍然可以瞥见纪实与传说相交融的倾向。这或许不符合今人对现代科学理性、客观的要求,但不得不承认,这种纪实与传说的交织恰恰呈现了18世纪时代的风格和历史的原貌。
   例如,布丰在描述猩猩这一动物时,写道:“我曾经见过这只猩猩做手势指引前来参观它的人,与他们一起郑重其事地走路,像是他们的陪同一样。我还看到它坐在桌上,铺开餐巾,用餐巾擦嘴,用餐叉和餐勺把食物送到嘴边,然后自己把饮料倒入杯中,受邀与别人碰杯,再取来一个杯子和一个茶托放在桌上,往里面放入糖、倒入茶,等到茶冷下来才开始饮用。所有动作流畅自然,不需主人的手势或口令指导便自发完成。”猩猩是否能在本能的驱使下完成这一系列动作或许有待深究,不过布丰的确将猩猩灵敏、机智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让人透过文字便能直观地感受到猩猩的特点,轻松地跟上作者的思路,被深深吸引并产生好奇,期待探索更多相关的知识。
   这大概正是所有博物学家创作科普读物的初衷。面对纷繁的自然万物,他们即使穷尽一生,所能揭露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但真正重要的是这冰山一角所激发的灵感,是他们的作品打动人心的力量。正是这种力量,驱使着更多人前仆后继、孜孜不倦地探索自然宇宙。
   理性与情感
   布丰的文字雅致而诗意,情感则充沛而细腻。他这样描写沉浸在“爱情的恍惚中”的雄性松鸡:“尾巴展成圆形,翅膀自然下垂,脖子前伸,头部因竖起的羽毛而显得格外大,英姿飒爽,气宇不凡。”在介绍格外依恋主人的戴胜鸟时,又写道:“它对这个心爱的主人很专情,好像眼里只有她。它能发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一种是对它中意的人的呼唤,轻柔而深情,好似肺腑之音;另一种则尖锐刺耳,用于表达愤怒或者恐惧。”
   布丰与大自然为友,当然也与动物为友,在他的笔下,物种不再是生物学中的概念,而是鲜活的生命,彼此联系,共同组成富有生命力的大自然。
   作为独特的生命个体,每种动物在布丰的眼中都有不同的气质和天性。布丰从不掩饰自己对不同动物的喜爱或厌恶之情。例如,布丰对猫显然并无好感,不由自主地将猫塑造成不忠不义的形象,他写道:“猫是一种不忠的家养动物……作为坚定果敢的小偷,猫只有在受到良好教育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温顺讨好的一面,就像那些人类中的小淘气鬼一样。它们与之一样敏捷机灵,同样爱捣乱,爱小偷小抢;它们还懂得蹑手蹑脚,掩饰意图,审时度势,等候、选择并且抓住最合适的行动时机,事后远远逃开以躲避惩处,直到人们再次召唤的时候才回来。”猫被赋予了人的性格,一个狡黠诡诈的小动物形象跃然纸上。
   既然布丰创作《博物志》的初衷是普及科学知识,布丰直言不讳地与读者分享他的见解和好恶,理性的天平似乎在向个人情感倾斜。不过一本有血有肉的著作又怎会出自冰冷麻木之手呢?绝对客观是不存在的,任何人为解释都必然含有诠释的色彩,更何况人与自然本就有着千丝万缕的亲密联系,要呈现事物的原貌,只得忠于自己的认识,而忠于自己的认识或许正是忠于博物本身。
   古典与当下
   《博物志》原著共44卷,这部百科全书式的巨著包括了地球史、人类志、动物志、鸟类志、爬虫志等内容,将神学排斥于科学研究之外,以深入浅出的方式系统地介绍了地球和生物的起源。《博物志》一经出版便引起轰动,当时社会各个阶层都对博物学产生兴趣,人人以了解博物学为荣。这部著作带来的博物学热潮不仅迅速从法国蔓延至欧洲大陆,而且其影响力穿越了时间的厚度,一直延续至今。一些篇目甚至被选入了我国的中小学语文教材,作为优美的散文供青少年学习欣赏。

[1] [2]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