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6个垃圾分类试点城市调查 垃圾分类真的有那么难?

【出  处】 人民网

【日  期】 2017.07.04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固废处理 生活垃圾 垃圾强制分类 垃圾回收

【正  文】

 
    今年3月发布的《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要求全国46个城市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2020年底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35%以上。事实上,垃圾分类在不少城市已推行多年,但在实际操作中却不尽如人意。究其原因,除居民垃圾分类意识不强、没有养成垃圾分类习惯外,也与后端处理处置设施和技术难以跟上以及配套制度不完善,长期规划存在问题等直接相关。业内专家认为,垃圾分类看似简单,却是一项庞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分类投放、分类收运、分类处置等众多环节,任何一环脱节,都可能前功尽弃,应逐步完善技术、政策、社会三大系统建设。
   从鼓励到强制,这次各地将如何挑战“分不动”的垃圾分类?近日,人民网记者挑选了北京、上海、合肥、福州、海口、成都等试点城市进行了调研。
   各地垃圾分类小区好做法其实不少
   北京西城区赵登禹路西侧,大乘巷小区深藏老城之中。在这个不起眼的老旧小区里,430户居民自觉坚持垃圾分类,至今已有20年。
   头一次走进小区,几乎每个人都会惊讶于垃圾桶的数量:每隔五六米,就有3个一组的带盖垃圾桶,居民在家中分门别类的垃圾,会投放到相应的垃圾桶里。
   74岁的崔湘文是这里的老住户。他清楚地记得,1996年12月,家委会门口的小黑板写上了《致居民的一封信》,宣布小区的垃圾将分类投放。自那时起,大乘巷成了北京第一个试点垃圾分类的小区。
   最初,垃圾分类并不精细,小区买来6个大垃圾桶,贴上不同标签,主要收集报纸、书本、塑料泡沫、碎玻璃和废铜烂铁。“后来,电视上总宣传国外先进的垃圾分类方法。我们就想着,既然外国人能做,那咱也能!”崔湘文回忆,2000年左右,大乘巷的垃圾分类开始“与国际接轨”,分为厨余垃圾、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三种。2012年以后,每季度还专门回收一次“利乐包”,这种常见的饮料包装一直是垃圾回收的世界性难题:如果直接焚烧,将产生大量二噁英,如果填埋,分解期又长达100年。
   20年间,大乘巷住户更迭,垃圾分类的老规矩却被保留下来。“有的街坊搬了家,新住处不施行垃圾分类,他们还说不适应,像是缺了什么似的”,居民张静媛说。
   在上海,60%的生活垃圾都是厨余果皮等湿垃圾。干湿分类,将“厨余果皮”等湿垃圾分拣出来,专门投放,以便资源化利用,减少末端的垃圾处置量,这显得尤为重要。“做起来真不容易。”徐汇区虹梅街道惠工新村小区自管小组组长张月红感叹。
   惠工新村小区是自建房小区,无物业管理、无业委会,居民组成了自管小组,184户居民全部签订承诺书,实行垃圾源头分类。
   “小区扔的垃圾,不准带塑料袋。家家户户都发了统一的垃圾桶,桶内用垃圾钳一隔,分成两个格子,干湿分开。”张月红现场演示。
   垃圾箱房定时开放,早晚两次。一开始,居民很不适应。“只能让志愿者在垃圾箱房边轮流值班,不断指导、劝解。”张月红说,“现在大家就很自觉了。”
   在上海,垃圾分类理念越来越深入人心:有的组织起志愿者,指导居民垃圾分类;有的补贴保洁员,二次分拣;还有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让社会组织做专业推动。
   像宝山区,还建立了“黄马甲”专职队伍,对老旧小区垃圾箱房实行环卫专业保洁管理,提高垃圾分类实效。
   在上海市中心万航公寓,保洁员老黄说:“原来,每天的垃圾能装5大桶。分类投放后,大部分垃圾被拿去利用了,剩下的垃圾连两桶都不到。”
   分类减量后,进入末端填埋、焚烧处置的垃圾有所减少。上海日均末端焚烧、填埋的垃圾总量,从2011年1.8万多吨,减少到了2016年的1.6万多吨,减量2000万吨。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垃圾分类好经验还有不少。在福州,蓝山四季小区引进了厨余垃圾处理机,将住户分类的餐厨垃圾进行无害化处理;在合肥,垃圾分类投放数据自动记录,并反映在信息平台上,实现对垃圾箱的远程监控……
   问题与瓶颈:居民分好了类,一个垃圾车混装拉走?
   然而,让民间环保人士颇为自豪的垃圾分类小区,在各地只是个例。绝大多数地方的垃圾桶里,各种垃圾依然混装,分不清哪些可回收和再利用。
   “即使在家把垃圾分好类并放到了指定的垃圾桶里,最终也会被扔在一个垃圾车里拉走。”海口市民史女士的无奈,也是很多地方的普遍现象。

[1] [2] [3]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