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镉麦”再度来袭 土壤污染治理成本巨大

【出  处】 科技日报

【日  期】 2017.07.04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镉麦 镉污染 土壤环境

【正  文】

 
    小麦收获了,但是环保组织“好空气保卫侠”日前发布的一份检测报告让人焦心。该报告指出,河南新乡市部分地区收获的麦子存在数倍到十几倍的镉超标。这也是“好空气保卫侠”在该区域第三年发现了“镉麦”。
   河南粮食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十分之一,小麦产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四分之一。去年在新乡市发现的部分“镉麦”,最高比国家标准超标34.1倍。为何会在新乡频频出现“镉麦”?
   工业生产是作物镉超标的“祸首”
   我国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工矿业废弃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据2014年公布的《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全国土壤总的点位超标率为16.1%。其中,耕地土壤的点位超标率为19.4%,镉污染的点位超标率为7%。
   “镉麦”出现在新乡其实并不奇怪。新乡被誉为“中国电池工业之都”,也是国家新型电池及材料高新技术产业基地等。近年来,通过严厉的环保风暴已关停了数百家“小散乱污”企业,当地电池生产已全面由高污染的镍镉电池,转变为更环保的锂电池。但是在过去几十年时间里,当地电池产业的“粗放式”发展遗留了大量重金属污染问题,并通过水和大气进入土壤,其中就有镉。
   河南环宇电源股份有限公司大部分厂区在新乡王村镇。论文《新乡市典型工业区土壤重金属污染特征研究及治理》显示,研究人员沿环宇两个厂房外取了20个土样。检测发现,在全部土样中,镉都超过国家土壤环境质量三级标准规定的1毫克/公斤,平均含量高达176.9毫克/公斤。
   我国未出现普遍的镉中毒现象
   镉是人体难以代谢的重金属,它被公众所关注,是由于其对健康的严重危害。上世纪50—70年代,在日本富山县神通川流域,居民和动物间出现了怪病。初始是腰、背、手、脚等各关节疼痛,随后遍及全身,数年后骨骼严重畸形,甚至衰弱疼痛而死,成为著名的公害病“痛痛病”。经调查分析,罪魁祸首就是镉。周边企业排放大量含镉废水,当地居民长期饮用镉污染河水、食用镉稻米,致使镉在体内蓄积而中毒致病。
   不过,中国疾病预防中心研究员尚琪认为,以他目前掌握的我国总体镉污染状况来看,即使在镉污染严重的地区,食用当地产主粮,对人群健康危害仍处于一种亚临床状况。“加上人们流动性增加,主食量减少,人对镉的暴露量是降低的,镉麦带来的危害可能比以前更低。”尚琪说,主粮加工后,其含镉量也会有一定的减少。
   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小川也表示,目前我国还未出现普遍的镉中毒现象。可能在一些职业病中有体现,但缺乏流行病学上的证据。
   不过,潘小川指出,近些年来工业排污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减轻,但环境污染造成的健康危害需要长期积累才会显现,在时间上具有滞后性,必须积极控制和消除。
   土壤污染后治理修复成本巨大
   关于新乡的“镉麦”,环保部土壤环境管理司司长邱启文表示,国家已启动粮食安全应急机制。
   河南省农业部门已组织相关专家,实地提取疑似“涉镉”小麦和土壤样品,分别送农业部农产品质量检测中心检测,检测结果目前尚未正式发布。反映地块的“涉镉”小麦已收割完毕后并已全部入仓储密封,安排专人看管等。
   如何才能监管好土壤环境,防止类似情况地发生?邱启文认为,一是摸底和监测,二是预防和治理。
   据悉,环保部等正在组织开展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将在2018年底前,摸清农用地污染面积、分布及其对农产品质量的影响等。“土壤污染防治不能只重视末端治理,更要从源头去把控。”邱启文说,土壤污染后去治理和修复是非常困难的,投入成本也是巨大的。因此,土壤污染防治要坚持预防为主、保护优先、风险管控的方针。
   对已经污染的耕地,邱启文认为,可通过农艺调控、替代种植、种植结构调整、退耕还林还草等措施,有效实现土壤的安全利用、防控风险,确保农产品安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