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郑云保:30年垃圾填埋场的孤独坚守

【出  处】 工人日报

【日  期】 2017.04.08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固废处理 垃圾清运 垃圾填埋 垃圾填埋场

【正  文】

 
   虽然坐在面包车里,可接近垃圾填埋场时,那股难闻的气味还是直往鼻子里钻。
   不久前,记者来到辽宁省营口市环卫处垃圾填埋场,下车后不到5分钟,就被那种难以形容的气味熏得不敢呼吸,两眼也开始发酸。营口市环卫处西市所所长李正辉告诉《工人日报》记者,每天有4个区的六七百吨垃圾运到这里,再由推土车司机郑云保将垃圾推到沟里,还得将一堆一堆的垃圾推平。郑云保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一天都不能停,不然,运送垃圾的车就进不来了。
   今年48岁的郑云保1986年应聘成为环卫工,随后当上了推土机司机开始从事垃圾填埋工作。刚开始干这项工作的有十几个人,后来陆续都走了。近几年,年年招聘,可绝大多数应聘者看了工作现场后就再也没回来。
   30年了,只有郑云保孤独地坚守着这个岗位。
   干好活是一个工人的本份
   这个垃圾填埋场原来是一个深十几米的水坑,10多年时间,运送到这里填埋的垃圾有250万吨、137万立方米。
   2014年10月28日,因垃圾中含有沼气,垃圾填埋场出现自燃。一时间,偌大的垃圾填埋场烟尘滚滚。消防队来了,可是,有的着火点水根本浇灭不了,需要用土掩埋。当时也没有防毒面具,郑云保就戴上口罩再拿一条湿毛巾把嘴和鼻子捂上。即使这样,他每次也只能坚持两个小时左右,然后离开火场,擦擦鼻涕眼泪,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后再冲进去。一连坚持了十几天,直到火势全部被控制。
   因为有了这次经历,郑云保又给自己添了一个活儿:在填埋垃圾的间隙巡视垃圾填埋场,发现起火隐患,马上用土掩埋。
   从早上6点多钟起,营口市4个区的百余台垃圾清运车陆续向垃圾填埋场汇集,郑云保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经常有垃圾清运车中午来,这样,郑云保中午也不能休息,午饭只能在车上吃,而且只能吃馒头、花卷、烧饼什么的,因为要是吃盒饭,就得一手拿盒一手拿筷子,推土机就得停下来。他一停,后边的车就进不来,他不愿意让那些司机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受罪,只好辛苦自己。他一只手操作推土机,另一只手拿着馒头往嘴里送。
   推土机在这么恶劣的环境里也时常出故障,按规定,由环卫处派维修人员修理。如果一时修不好,推土机司机就可回家休息。然而,为了不耽误工作,每次维修师傅修车,郑云保都在旁边帮着干,时间长了,一般毛病他自己就能处理。
   2012年8月,正是营口市创建卫生模范城的关键时刻,垃圾填埋场垃圾量猛增,而此时,郑云保71岁的母亲却住院做手术。营口环卫处找了一个临时工替换他两个小时。早8点,他将母亲推进手术室后,就返回了工作岗位,晚8点才回到医院。他得知,母亲手术后醒来一直喊着他的名字,郑云保内疚地哭了。他说,自己不是不孝,是那里的工作真的离不开。
   熟悉他的同事都说郑云保平时话很少,只知道默默地干活儿,成了典型后,要接受采访,要去做报告,话才多了一点。然而,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他说:“干好自己的活儿,是一个工人的本份。”
   再脏再累的工作也得有人干
   垃圾填埋场到处是塑料、废纸、碎玻璃、菜渣、残羹、粪便,还有动物尸体。长年累月充斥着腐败酸臭、令人作呕的气味,夏季更甚。如果下雨,污水横流,气味更加难闻。郑云保说,这种气味可以渗入皮肤,刚开始干时,尽管手洗了多遍,但吃饭时手一挨近鼻子就能闻到恶心的味儿,他根本吃不下饭。
   身上也有味。每次下班,郑云保都得把衣服放在走廊,即使这样,身上还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女儿一见他就捂鼻子。女儿从小学到中学,郑云保只在女儿小学时参加过一次家长会,因为女儿不愿意让他参加。郑云保几乎不参加同学聚会,就是去人较多的地方,他也有意离其他人远点。
   郑云保希望换个工作,单位也同意,可这个岗位就是招不来人,所领导对郑云保实话实说,郑云保知道后再也没提调动的事儿。他说,不论什么工作,再脏再累,也总得有人干。既然需要我干这个工作,我就尽力干好。
   2015年8月,郑云保被评为“辽宁好人”。2016年3月4日,营口市环卫处成立了郑云保学雷锋志愿者服务队。7月25日,营口市总工会授予他市五一劳动奖章,并在全市组织开展向“当代时传祥”郑云保同志学习的活动。
   社会各界也给郑云保送来了关怀和温暖。营口市中心医院向他赠送了健康体检卡,中国电信营口分公司向郑云保赠送了智能手机……这让郑云保非常感动,他说,工人干好本职工作是应该的,今后,他会为建设美丽营口更加勤奋地工作。

[1] [2]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