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日本城市水系统发展历程

【出  处】 给水排水

【日  期】 2021.02.08

【作  者】 /

【关键词】 环保宣教 他山之石 城市水系统 水系统建设 日本

【正  文】

    这一阶段,水资源短缺、水环境污染、洪涝灾害等水问题相继爆发,为了应对集中爆发的城市水系统问题,日本城市涉水基础设施的建设规模和运行管理水平快速提升。同时,日本的城市规划建设者也开始意识到,城市水系统是水的自然循环和社会循环在城市空间的耦合,在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中缺乏对自然的尊重和敬畏将会造成严重后果、付出惨痛代价,日本城市治水思路逐步发生转变。
  1.3 提质增效阶段(20世纪80年代-2014年)
  20世纪80年代-2014年,是日本城市水系统工作完善优化、提质增效的重要阶段。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日本经济增速放缓,总人口和城市化率增速也逐渐趋于平稳。经过之前30年的快速发展,日本城市涉水工作的总体框架格局基本形成,但仍然存在“总量不足、质量不高”的问题,主要表现在水资源短缺问题尚未完全解决、水环境污染治理尚未取得明显成效、排水事业发展总体较为滞后、城市内涝问题依然突出等方面。汲取了快速发展阶段的经验教训,日本在这一阶段加大涉水工作投资,大力治理城市水问题,并从20世纪80年代起改变治水思路,由“开源为主”向“节流为主”转变,由“先污染后治理”向“事前防治、源头减污”转变,取得了积极成效。
  水资源方面,日本政府开始重视城市节水并大力推广水循环利用措施。日本污水再生利用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并在当时的日本通产省下成立财团法人造水促进中心,负责污水再生利用技术开发和推广。在日本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再生水被广泛应用于回补河流、美化环境、工业用水、写字楼或酒店冲厕用水、道路或公园绿地的浇潵用水等,获得了显著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水安全方面,日本城市密集开发建设侵占了大量具有蓄滞雨洪作用的蓝绿空间,使得城市内涝问题日益突出,为此日本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城市水安全保障。日本“综合治水对策特定河川计划”推出“雨水储留渗透计划”,提出让小区建设地下雨水调节池,在汛期来临时发挥雨洪调节作用。研发“雨水渗透”技术,使得密封的蓄水池变成可渗透式,便于回补地下水;在城市排水道沿岸开辟调蓄空间和设施,有效削减洪峰;在城市低洼处建立排水站,使用大型水泵及时排水。1992年日本颁布“第二代城市下水总体规划”,正式将雨水渗沟、渗塘、透水地面、雨洪调蓄池等作为城市总体规划的组成部分。1992年至2007年,日本投资2 400亿日元在东京北郊琦玉县境内建设了名为“首都圈外郭放水路”的巨型分洪工程,成为了该阶段日本应对城市水安全问题最具代表性的重大工程。
  水环境方面,虽然1970年颁布的《水污染防治法》加强了对工业污水排放的管理,但与此同时日本生活污水的污染负荷占比逐年上升,并逐渐成为公共水体污染的主要污染源。1983年日本颁布了《净化槽法》,成为农村分散式污水处理的主要法律依据。在《下水道法》和《净化槽法》两部法律的框架下,日本形成了以城市下水道、农业村落排水和净化槽三种模式为主的全域污水治理格局。1980年日本污水管网覆盖率仅为30%左右,到2016年已经达到78.3%,污水处理设施普及人口达1.15亿人,占全国总人口的90.4%,部分大中城市的污水处理率已超过99%,实现了城乡生活污水的有效治理。在处理工艺上,1982年日本滋贺县湖南中部净化中心首次采用污水深度处理工艺,其后推广到日本多个污水处理厂,出水水质不断提高。随着日本对水污染重视程度的提高,1977年开始日本的河流水质逐年上升,2009年日本河流的水质达标率高达91%,95%的河流水水质已达到我国Ⅰ类水体标准。在所有165个一级河流中,排名最末位的绫濑河,年平均BOD5值也仅为3.7 mg/L(达到我国Ⅲ类水平)。在环境省的指导下,日本进行了大量河湖水系生态修复的尝试,例如针对琵琶湖的治理,日本政府先后出台了《琵琶湖综合开发特别措施法》《琵琶湖防治水体富营养化法令》《琵琶湖综合开发计划》《琵琶湖综合保护整备计划》等,经过近40年的治理琵琶湖水环境质量显著提升,恢复了供水、防洪、气候调节和生物栖息等功能。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