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生态环境损害怎么赔?一起来看

【出  处】 辽宁日报

【日  期】 2021.01.28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生态环境损害 生态环境保护 环境违法

【正  文】

 
   危废违规填埋、企业偷排污水、突发环境事件……损害生态环境事件时有发生。
  以往,由于制度缺失等原因,违法企业或个人只受到行政或刑事处罚,并不对环境损害进行赔偿和修复,后续损失大多由群众和政府承担
,造成“企业污染、群众受害、政府埋单”。
  为破解这一“困局”,我国自2016年起逐步试点推广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明确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责任人,除依法追究刑事或行政
责任外,还追索因其行为导致的赔偿和修复责任,叫响“环境有价,损害担责”。
  辽宁省于2018年7月制定实施方案,启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截至目前,全省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数量达到106个,结案55个,
赔偿总金额3475余万元。
  今年元月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在“侵权责任”第七章中明确了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责任,其中第1234条规定,“违反
国家规定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生态环境能够修复的,国家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有权请求侵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承担修复责任。侵权人
在期限内未修复的,国家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可以自行或者委托他人进行修复,所需费用由侵权人负担。”这从法理上明确了环境
违法企业或个人应该承担的民事责任。
  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在辽宁省推行的效果如何?推进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问题?下一步如何更好地在全省全面铺开?请看本报调查。
  “赔偿”不是目的,意在“修复”
  “你瞧这山,这一个大坑都是采矿留下的,现在已经尽量做到了回填和植被修复。”在海城市孤山满族自治镇叶家隈村,记者跟随镇政府
工作人员沿村路走上附近的山头,来到一处矿山修复现场。
  “这一处主要是德金矿业的作业区,这家公司从2013年开始从事萤石矿开采,现在已经停产退出。”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因为当地萤石
矿资源丰富,曾有包括德金矿业在内的8家矿山企业进行开采作业,长期的矿山开采,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白云山省级自然保护
区成立后,这8家矿山企业也在保护区内,按照清理整顿要求全部进行了清退。
  企业清退了,环境责任不能清退。当地自然资源部门与企业达成协议,利用企业预缴的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由企业聘请第三方
专业修复公司,启动实施生态修复。德金矿业对采场斜坡区、排岩场斜坡区、平台区、道路区均实施了植被恢复,修复总面积6469平米,种植
林木3000余株,修复工作于2020年5月基本完成。
  在这起典型案例中,企业主动实施生态修复行为,履行了环保责任,可以称之为“看得见”的修复。在生态损害赔偿案例中,还有更多“
看不见”的破坏和修复。
  渤海之滨,辽东湾畔,在位于营口市老边区的五矿营口中板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五矿营钢”),记者跟随当地环保工作人员一道乘
车参观,只见厂区道路干净整洁,道路两侧绿化层次分明,企业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前几年可不是这样,企业这几年真是下了大力气改善厂区环境,变化真是太大了。”营口市生态环境局综合科科长杨坤对以前来厂区开
展工作时的场景记忆犹新。
  面对记者的采访,五矿营钢环保处处长杨刚非常欢迎,“我不认为这是‘曝光’,相反,正是中央环保督察和生态损害赔偿制度的出台,
加速了企业的绿色转型。”杨刚一语中的。
  2014年至2018年,五矿营钢因环保设施不齐全等问题,多次受到环保处罚。在2019年中央环保督察组现场检查时,新1号2300立方米高炉出
铁过程中存在烟尘无组织排放,被生态环境部作为典型案例通报。
  痛定思痛,坚决整改。这几年,五矿营钢累计投入8.26亿元,实施环保技改项目160余项,各类污染物均实现达标排放。2019年10月还专门
投入2750万元,对现有新一号2300立方米高炉出铁场除尘进行扩容改造,同时举一反三,对新二号2300立方米高炉出铁场除尘同步进行扩容改
造,2020年6月底已经投入运行,高炉出铁口实现了全封闭,外排烟气颗粒物达到超低排放标准,彻底解决了烟尘无组织排放问题。
  杨刚告诉记者,如今,“超低排放”一词已成为公司每次开会的“高频词”。公司规划投资17亿元,力争在2022年完成全部超低排放改造
,并达到长流程钢铁企业环保绩效B级水平。杨刚表示,未来,“绿色”将成为五矿营钢提升产业竞争力的重要指标。

[1] [2] [3]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