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复合的碳税和碳排放权交易政策:欧盟的经验与启示

【出  处】 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

【日  期】 2021.01.14

【作  者】 /

【关键词】 新闻资讯 科研信息 碳排放权交易 碳税 碳减排 欧盟 复合政策

【正  文】

    中国的碳减排政策实践始于碳排放权交易。2012年9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确定了从2013年开始在七个省市陆续开放碳交易试点;2016年,四川和福建两个非试点地区的碳市场相继开市。此外,国家发改委于2017年12月印发《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方案(发电行业)》的通知,方案明确了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的原则。目前,我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涵盖两类基础产品:一类为碳排放权配额,另一类为CCER。截至2018年10月,我国碳交易试点地区的碳排放配额成交量达2.64亿吨二氧化碳当量,交易额约60亿元人民币[62]。刘传明等人的研究证实了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的实施有效降低了二氧化碳的排放[1]。高艳丽等人也证实了与强制性减排政策相比,碳排放权交易政策的实施效果更优[2]。
  国内碳排放权交易实施至今,虽然在碳减排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仍存在部分突出问题:首先,受政府管理成本和企业交易成本的影响,碳排放权交易目前主要针对大型的碳排放源,可调控范围相对较窄[13];其次,在碳排放权交易制度下,我国企业主要通过减少产量这种短期行为来减少碳排放,而非通过引入减排技术来实现长期的减排[3];再次,当前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交易信息透明度不高,可能会存在公平分配的难题[10]。由此可见,单一碳排放权交易制度无法长期有效地降低碳排放,当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也需要引入碳税制度来弥补。吴力波等的研究也表明,碳排放权交易更适用于现阶段中国实际,而随着未来我国减排力度的增强,需要进一步考虑将碳税引入我国减排体系中[63]。此外,石敏俊等基于动态CGE模型,发现复合的碳排放权交易和碳税政策减排成效明显且成本适中[64]。
  除此之外,考虑到复合政策实施的前提条件,借鉴国外发达国家减排政策的实践,亟待做好如下工作:
  1.对公众接受度进行调查
  公众接受度是政策顺利实施的关键。工业部门对政策接受低主要基于碳税实施对工业竞争力的影响。因此,在实施复合政策时,可以借鉴英国规避政治阻力的措施,采用税收返还的方式保持税收的中性。同时在碳税和排放权交易的管控范围上借鉴欧盟的相关经验,通过碳排放权交易管控大的排放源以规避政治阻力。而民众对碳税可接受度较低的主要障碍之一是缺乏对碳税的认识,政策设计时考虑到民众的可接受度以及将碳税的收入专款专用于环境政策可能会得到更多的支持[65]。因此在引入碳税和碳排放权交易政策之前,要通过讲座、培训等形式对公众及企业普及相关的知识,提高公众的环境意识,使其了解两种政策的运行机制。澳大利亚碳税政策的实施便是一个典型由于缺乏民众支持而失败的例子。澳大利亚碳税的实行导致家庭和企业的电价不断升高,加大了民众的负担,还出现了对大多数澳大利亚工人从碳税中降低边际税率形式的不经济“双重红利”[66]。碳税和排放权交易政策的实行必然会增加企业或家庭的成本,政府在确定税收收入用途时应考虑将部分收入通过补贴或减免等退回给企业、家庭以减少其负担,提高政策的接受度。
  2.检验能源市场的结构
  根据林佩顿(Limpaitoon)等人的相关研究,实施碳税或排放权交易时不同的市场结构将对能源的价格和数量产生不同的经济效应[43]。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和一个不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相比,总是能产生更好的经济和环境效益。而结合我国的国情来看,国内能源市场大多是不完全竞争的结构;在不完全竞争的市场环境下,引入碳税会比碳排放权交易政策导致更低的能源价格。因此,我国在实行排放权交易政策之前,宜先引入碳税政策,促进能源市场的竞争,随后引入碳排放权交易政策,以获得更好的经济和环境效益。从能源消费结构来看,丹麦、芬兰等北欧国家碳排放的减少得益于煤炭燃料的消耗减少[26],但从我国现行的能源消耗结构来看,我国的能源结构仍然以煤炭为主,可替代的清洁能源尚未形成,碳税等环境税的引入可能会增加部分煤炭工业企业、高煤炭依存度地区的负担,因此,碳税的推行还应当与我国能源消费结构相适应。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