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新加坡水环境治理的经验借鉴

【出  处】 上海市发展改革研究院能源交通研究所

【日  期】 2021.01.14

【作  者】 /

【关键词】 环境治理 生活污水 工业污水 新加坡

【正  文】

    (四)规划工程:建设集水区杜绝污染排放
  集水区建设是新加坡治水的核心工程。新加坡的“集水区”实质是供水排水管网全覆盖、统一供应、统一收集、统一处理的用水区域,具有三个突出特点。一是集水区覆盖比例高。目前新加坡已建成供水管道6100公里、排水管道3400公里,管网密度13.3公里/平方公里(上海为9.0公里/平方公里),有2/3的面积为集水区,2060年目标是90%。这意味着届时除了保护区外,新加坡其余国土基本没有自然循环的水体。二是雨污双零排放。新加坡对集水区内的雨水、污水实现了全部收集、雨污完全分离,掐断了所有污染物的传播途径,所有雨水都将在处理后进入水库作为水源,所有污水进入污水处理厂处理后循环再生或外排入海。三是集水区土地利用严格管理。新加坡国土规划科学、执行有力,规划要求不能在集水区建设有污染的项目等确保水源水质安全。
  (五)社会参与:加强宣传教育引导公众环保
  新加坡政府十分注重对公众的宣传教育,在强化公民节约水、保护水以及水危机意识方面做了大量努力。一方面新加坡政府利用经济手段促进节约用水。新加坡当前平均水价是上海的2.2倍,并即将再次上涨,高昂的用水成本促使居民和工业用水的集约化。另一方面新加坡政府通过节水运动与宣传提高公众的环保节水意识。1969年起新加坡几乎每隔两三年就要发起一个节水运动,1993年新加坡居民人均生活用水出现下降拐点后运动式节水被常态化的节水宣传取代。
  (六)科技产业:培育水务科技和产业
  新加坡政府意识到,水务技术的成功不仅能帮助解决国家用水问题,还有潜力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2004年新加坡成立水协会,2006年专门成立环境与水务行业发展委员会,着力将新加坡打造成为环境及水务方案的研发中心乃至世界水务枢纽,2008年新加坡首届国际水周隆重召开,积极推动水务业的国际合作。新加坡一批当地水务科技公司如凯发、盛康、胜科公司等均已成长为业界知名的国际水务公司。
  三、从新加坡看上海未来的治水方向
  自苏州河整治工程以来,上海水环境治理已近20年。随着“河长制”的实施,上海在治水阶段上相当于新加坡第二个十年。对比新加坡的实施经验,有四方面经验值得上海借鉴。
  (一)“河长制”应成为长效制度
  新加坡的治水过程伴随着水资源管理职能的不断集中,最终将水量、水质、供水、排水的职能集中到一个部内局。上海正在推行的“河长制”能够部分体现这一统筹思路。一是统筹管理职能,打破“九龙治水”的部门藩篱,向河长统筹、部门协同的方向转变。二是明确考核问责,对河长建立考核和追责制度,向公众公开并接受监督。三是明确一河一策,针对不同河流单独施策,提高成效。
  水环境治理是一项长期性、系统性的工程。水污染的治理有其自然规律,主要河湖和中小河道综合整治切断外源输入只是治理的第一步。当上游来水清洁达标、外源污染全面消除之后,长期受到污染的河道底泥、河岸带向河流反向释放污染物等河道内源污染将成为影响水质的主要因素,。上海的水环境治理势必进入一个似乎看不到变化、没有抓手的痛苦期,一方面管理投入不能降、保护为主不能松,另一方面水质改善幅度减小,生态恢复进程缓慢。这时需要长效实施“河长制”,避免短期成效开倒车。新加坡政府具备高效的执政能力,新加坡河流域和加冷盆地面积仅相当于上海郊区一两个镇,治理尚且花费整十年,上海应有长期治理水污染的决心和准备。
  (二)保障资金持续投入
  水环境治理需要大量资金持续有效投入。新加坡陆地国土面积和年用水量都只有上海的1/10,水治理设施已经较为完备,每年仍然需要投入相当于40-60亿元的建设运营资金。上海通过连续六轮环保三年行动计划和“补短板”,推动了一大批水环境基础设施投入,这些设施从建设转入运营,叠加新的建设投入,在未来很长时期内都将面临资金压力。新加坡可以向公众和企业转嫁水务投资化解成本,上海不可能完全承受同样做法。对此,上海一方面要保障政府资金投入,将更多公共财政支出用于水环境治理,另一方面也要开拓资金渠道,通过公私合营等多种形式吸引社会资本、海外资本持续投入。
  (三)加强环境执法力量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