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保图书馆


【题  名】 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多地“破局”:污染企业或被罚“多笔钱”

【出  处】 21世纪经济报道

【日  期】 2018.06.28

【作  者】 /

【关键词】 新闻资讯 国内信息 污染防治攻坚战 污染企业 生态环境损害赔偿

【正  文】

       污染企业或需缴纳“多笔钱”
     并不是每起案件都会顺利达成协议。在江苏省政府诉海德公司中,诉讼双方就产生了巨大分歧。“双方争议的焦点集中在对环境损害的量化估算所依据的方法上,采用不同的方法得出的赔偿金额落差较大。”原告方代理律师、江苏中毅律师事务所律师范向阳告诉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目前,贵州、江苏等地还有多起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正在审理当中。“随着地方政府对生态环境保护的日益重视,这类案件的数量将会增加。”范向阳说。
     事实上,污染企业在发生环保事件后可能要付出“多笔钱”,比如被行政执法的罚金、被判处污染环境罪后的罚金刑,以及被检察机关或社会组织提起公益诉讼之后的损害赔偿金。
     而《改革方案》规定,赔偿义务人因同一生态环境损害行为需承担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的,不影响其依法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
     2016年,江苏省环保联合会和江苏省政府联合起诉了一家污染企业德司达(南京)染料有限公司(下称“德司达公司”),要求德司达公司赔偿环境修复费用2428.29万元。在此之前,德司达公司已因同一起污染事件,被判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2000万元。
     2017年6月,重庆市政府和当地一家社会组织也曾对污染企业提起类似诉讼。不同的是,该污染企业在被判处承担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用之前,除了已被判处刑事罚金,还被处以行政罚款。
     这带来一个问题,污染企业被巨额罚款或处罚金之后,没有能力再承担损害赔偿怎么办?
     德司达公司在诉讼中就提出,2400多万元的修复费用将进一步对被告的正常运转和未来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希望法院给予企业40%环境修复费用的返还用于环保投入,其余的60%能够分期付款。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汪劲认为,在生态环境损害索赔、行政罚款与刑事罚金的执行上,应当依照侵权责任优先原则或民事赔偿责任优先原则,如果赔偿义务人在赔偿污染受害者损害后财力不足,就应当优先保障生态索赔的执行。
     “为了促成磋商达成一致,减少进入诉讼程序带来的司法成本,我认为地方政府在磋商时可以让渡一部分处罚权,以减少或免除行政处罚,促使污染企业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郑世红说。
     多地试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
     6月26日,江西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江西省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及全省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工作进展情况。2018年,江西将在全省范围内试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并组建相应的鉴定评估专业机构,同步开展案例实践。
     6月20日发布的《重庆市污染防治攻坚战实施方案(2018-2020年)》提出,实施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工程,在全市范围内试行改革。6月6日,《四川省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发布。
     同时,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最新发布的文件显示,新疆将在年内启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试行工作。此外,包括北京、陕西等地,均提出今年将出台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实施方案。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学专家认为,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中,政府一方的身份是混合的,既是行政管理者又是民事求偿者,这更需要设计好磋商另一方的权利救济渠道。
     “建立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需要从立法上明确规定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范围、责任主体、索赔主体、索赔途径、损害鉴定评估机构和管理规范、损害赔偿资金管理等基本问题。”环保部相关负责人在《改革方案》印发后表示。
     如何管好、用好损害赔偿资金是立法的核心内容之一。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梓太认为,应该明确政府对生态环境损害进行应急处理及进行索赔的资金来源与资金使用规则,保障所得的赔偿资金最终用于生态环境损害相关的支出之中,形成管理的闭环。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09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生态环保图书馆
Tel:020-83306427; Email:eco-library#zslib.com.cn(用@替换#)